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bzcmwtg@163.com
2019年11月01日 09:52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孙明月 贾 佳   通 讯 员 张志存
查看数0

“你好,请问你是杨会利吗?”

“我是。”

“有一名白血病患者和你的骨髓配型成功,你愿意捐献造血干细胞吗?”

“同意”!

2018年11月,杨会利接到红十字会电话,通知他的造血干细胞初配型成功,得到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后,几个月后,杨会利接到通知,进一步的高分辨配型也成功了。

2019年10月30日早上8:30分,杨会利在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打了4天总计9次动员针后,终于进入采集室开始正式的干细胞采集。这是滨州第34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也是滨州市中心医院第二例。

>>>从配型成功到捐献没有一丝犹豫

10月30日早上6点,杨会利要去打最后一针动员针。杨会利说:“每天早上一次,下午一次,来济南这几天已经无数次通过千佛山医院门前的天桥,估计乞讨者都认识我们了,给他捐了3次钱,每次经过,实在是不忍心看这个。”乞讨者旁边的牌子上写着“求求大家救救我8岁的儿子。”

打完动员针,杨会利又急忙返回酒店,原来是要送给宝宝的玩具和信件落在了酒店,跟杨会利提起受捐者时,他总是称呼他为“宝宝”。

又吃了一片药后,一行人准备返回医院,做最后的准备。问起为什么要吃药,杨会利只说:“打完动员针后身体会有一些酸痛,一会捐献过程要持续四个小时,提前吃上药也能舒服点。”杨会利身边陪同的同事说:“每次打完动员针后,白细胞数量急剧增多,都会导致他的后腰、膝盖等多处关节有不同程度的酸痛,所以每次打完动员针都要吃一片药缓解一下。”同事还想说的再详细一点,杨会利连忙打断,“我这根本不算啥,宝宝吃的苦、受的罪比这多多了。”

按照国际惯例,造血干细胞的捐献者和受捐者要遵守“双盲原则”,即捐献方和受捐方应遵循不见面原则,且互相不知道对方的确切信息。目前杨会利只知道对方是个4岁的小男孩,得了重型β地中海贫血。杨会利说:“父母一开始老是担心我的身体状况,我在来济南之前,小女儿感冒进医院,我就老劝我妈,你看孩子只是感冒你都这么难受,想想人家小朋友的父母。接到通知后,我没有一丝犹豫,别说捐了没啥事,就算是真有点啥事,该帮咱也得帮。”

>>>“希望你早日脱离病痛,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做好了妻子孩子的功课,又努力打消了父母的疑虑,10月30号早上8:30分到12:30分,4个小时的时间,血液缓缓地从杨会利一只胳膊流出,经过血细胞分离机把造血干细胞分离出来后,又从另一只胳膊流回他的身体。他的妻子和刚上小学的儿子一直陪伴在身边。

“伟大的干细胞捐献志愿者,是您给了我儿子生命,是您给了他重生的机会,您的爱心种子将会在他体内生根发芽……”听着受捐者母亲写来的信,杨会利紧抿嘴巴,良久没有出声,终于忍下了眼泪,杨会利说:“就像我在给小朋友的信里写的,作为一名医生,我见过了太多的病人饱受病痛的折磨,作为一名父亲,能够深深体会到宝宝生病时父母的焦虑。能够配型成功,是我们的缘分,希望小朋友可以早日脱离病痛,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杨会利不敢多打听宝宝的信息,但是看到受捐者医院的医生讲起宝宝住院期间的“趣事”,又忍不住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懂事、坚强的小朋友,在医院从来不哭不闹,最让人心疼的是有一次给他做中心静脉置管,这个治疗需要从静脉将中心静脉导管插入,至上下腔静脉近右心房处”。医生一边用自己身体做着演示,一边讲述当时的情况,“很多小朋友做中心静脉置管时,都需要打镇静剂让他稳定下来,但是宝宝全程不哭不闹,我们心疼他,他反而会做翻白眼之类的鬼脸来逗我们开心。”

采集结束后,没有一刻耽搁,对方医院的医护人员立刻带着干细胞赶往机场,同一时间,在南方的一家医院里,一名四岁的小朋友正躺在移植仓里静静等待着,几个小时后,干细胞就会输入受捐者体内,给他带来“重生”。

>>>他的工作单位三年两例造血干细胞捐献成功,均为医务工作人员

杨会利是滨州市中心医院肿瘤科的一名医务工作者,2013年在市中心医院的组织下,和众多同事一起签下志愿书,成为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肿瘤科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工作模式,平时,时刻准备应付突发情况,因而整个科室工作强度大。当杨会利向科室报告将要捐献造血干细胞时,得到了院领导和同事们的全力支持。

接到10月25日要来济南的通知时,杨会利刚下手术台,那时他已经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还有17个病人正在等待。为了心无旁骛地准备捐献,杨会利又加班加点一直忙到10月24日晚上6点,才算把手头的活理清了头绪。“之前出去学习或者开会,总是担心着科里的事,这次来之前刚抢救了科里一名大出血的病人,手术很成功,所以这次捐献之行我就更轻松了,病人没事我才没有后顾之忧。”说起工作,杨会利眼里还带着兴奋。

大家都说杨会利的思想觉悟高,他却认为作为一名从医13年的医生,尤其是肿瘤科的医生,捐献造血干细胞救死扶伤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由此,杨会利不仅仅是滨州市第34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还是滨州市中心医院继2016年杨书峥成功捐献之后的第2位捐献者—滨州市中心医院也成为滨州医务工作者捐献造血干细胞最多的医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