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电视台
鲁北晚报
消息牛
掌握滨州
2019年07月19日 09:06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
查看数0

在上班途中,偶尔听到一阵阵蝉鸣声,恍然大悟,夏至到了,炎热的夏季到了。要知道没有蝉鸣的夏天不是完整的夏天,不是完美的季节。火热的夏天,也是与蝉共鸣的季节。

蝉在我的印象里,大约有三种,第一种是初夏最先出来,个体和叫“臭大姐”的一种小昆虫类似,灰褐色,指甲盖大小,叫声小,发出“吱”、“吱”不连贯的叫声。第二种就是最常见,学名知了,命运多舛的大蝉,个体黑色,雄的叫声大,“吱吱吱”声连贯,响声大,邹平俗名“稍老钱”,它的幼虫有叫“龟”的,有叫“知了猴”的,也有叫“爬叉”、“神仙”的,邹平大部分地方叫“蚰(you)子”。很多已出土,甚至还未见天日就成为饕餮人士口中下酒、佐饭之物。还有一种处于大蝉和小蝉之间,身体黄绿色,比较机灵敏捷,声音发出“度了(liao)”的声音,习惯叫度了子,立秋以后才出来,这也是学名叫寒蝉的原因吧?

古人以为蝉餐风饮露,是高洁的象征,所以常以蝉的高洁表现自己品行的高洁。现在在人们心目中最为关注、青睐的是这种最普遍,贯穿整个夏季被誉为金蝉的知了,喜欢它的原因不是它的高洁,也不是它的声音,而是它的幼虫(蝉蛹)的肉体。

小的时候人们捉蝉蛹和捕蝉纯属娱乐和爱好,虽然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但是吃蝉蛹的人不多,更是上不了席面的东西。听说有户人家去祭祀,炸豆腐、炸芸豆、炸扁豆,为凑齐四个菜炸了个蚰子(蝉蛹),被人嘲笑了一场。这蝉蛹教科书上说在地下要苦熬十七个冬夏。蝉蛹就是夏天那种被称为“哑巴”的雌蝉在树枝上产卵后,经过风吹雨打,饱经风霜落入地下,在黑暗中默默无闻的等待、修炼。也是想等到有朝一日而出,像大多数昆虫破茧化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可是久居黑暗的它们哪里知道,等待它们的不是光明,不是清新的空气,而是地毯式的围剿和抓捕,先是或水烫、或腌渍、或冷冻,再是或油煎、或干嘣、或烧烤,最后是进入所谓美食者口腹之中。

过去人们捕蝉蛹一般用两种办法,一种是抠,一种是摸。抠在白天使用。在树林、庭院里看到地下有一个小的土窝,用小指一抠,如果越抠越大,肯定有蝉蛹束手就擒。伸进手指,蝉蛹就乖乖被掏出来。如果窝太深,有的是办法,用水一灌,蝉蛹就慢慢地爬了出来。抠蚰子(蝉蛹)要眼尖,还要有耐性,能看到小窝就预示蝉蛹晚上要出来了。有些人可能没有耐心,用铁锨戗地面,有掘地三尺的感觉,如果地下有蝉蛹那是在劫难逃了。

摸蚰子(蝉蛹)要在晚上黑天进行。蝉蛹虽说行动迟缓,但是也不能说没有心眼,总是夜黑人静,乔装改扮,锦衣夜行,但还是躲不过人们守株待蝉。早前打灯笼,现在用手电,你方走罢,他登场,只要看到树上有蝉蛹岂肯放过。过去没有手电筒,围着树转圈顺手一摸,有时还会摸到瞎撞、臭大姐等昆虫,弄得手上一股怪味。但是摸蚰子,大多都有漏网之蝉,因为人们摸一会就回去睡觉,没有把捉蝉蛹当作一回事,出来晚的蝉蛹,运气好,就逃之大吉了。如今人们有的拿逮蝉蛹作为季节性致富职业或者为填口欲,利用高科技,好似布下天罗地网,蝉蛹们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有树林的地方就有蝉蛹,当然本土植物柳树、杨树、桐树蝉蛹多,速生杨、法国泡桐及引进的绿化树木基本没有。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看来蝉这种小生灵也是依恋故土,择树而栖,从树枝上的虫卵到地下长眠到再生,也是落叶归根的最好诠释。

小时候,我和伙伴们晚上也会结伴去捉蝉蛹,有时候吃完饭,家里天井的树上不时会出现蝉蛹,不过那时候纯粹是为了好玩,将捉来蝉蛹放在蚊帐里,天亮睁开眼一看,一夜之间,乌鸡变凤凰,从土里土气,憨态可掬的蝉蛹变成了一只只长着透明翅膀的金蝉,这时蝉的颜色还和蝉蛹大致一样,如果在外面一见风就会成为黑色。这种极端的变化,是蝉蛹蛰伏中向更好的方面的蜕变,类似于毛虫在蛹中成为蝴蝶的过程,破茧的一刹那就是蝶变了。那种见证神奇的经历,每次都能让我兴奋不已。曾有摄影师拍过其蜕变全过程,那种艰辛和忍耐及乐趣要超越于摸蝉蛹之乐。

夏天捕蝉纯属娱乐,因为捕捉到蝉既不能吃也不能用,就是捕捉雄的听听叫声,哄哄孩子而已,估计现在捕蝉的孩子不多了。捕蝉专用工具有这么三种。一种用粗一点的铁丝弯成圆圈,缝上塑料袋或塑料布,类似捞鱼虫的网子绑在竹竿上,听到树上有蝉鸣时,走到树下,举起竹竿小心翼翼由下缓缓向上靠近鸣蝉(雌的,哑巴蝉没人要),屏住呼吸,说时迟那时快,塑料网一下扣在树干或树枝上,正在高歌一曲,吸吮树液开怀畅饮的鸣蝉做梦也不会想到厄运降临,虽然被套在袋子里垂死挣扎,但无济于事。把竹竿徐徐平着落下,手伸进袋子把鸣蝉拿了出来,如果不叫,用手一捏,又会哀叫几声。另一种办法就是把和好的面筋团挂在钩竿上粘蝉,这种方法使用的不多,面和不好不粘,再是那时面粉贵重不会让孩子糟蹋胡来。还有一种就是用蜘蛛网套蝉。用绑上铁丝圈的竹竿到墙角屋后有蜘蛛网的地方,在网上转上几圈,铁丝圈挂满蜘蛛网。这时“南阳诸葛亮,稳坐中军帐,摆下八卦阵,单捉飞来将”的蜘蛛大仙,也难逃家破人亡的灭顶之灾。用蜘蛛网套蝉,也就能套叫度了子的寒蝉,大的蝉极易逃脱,捕捉一个蝉就毁掉一张蜘蛛网,所以这些方法并不多么实用,只是好奇加猎奇,玩玩而已。

“现在摸蚰子(蝉蛹)的,比蚰子还多,以前一晚上能摸百十个,现在最多摸十来个。”一位喜摸蝉蛹人士无奈的感叹。你会看到,现在蝉的数量在明显的减少,可能有三种原因。一是栖息环境改变,城市乡村地面硬化,蝉卵无法落入地下,即使落入也无法出土;二是引进的外来树种不适应栖身,蝉卵产不到这些树枝上;三是过度捕捉。

现在人们捕蝉蛹从尝个鲜,到大规模捕捉。有的饭店、烧烤店还高价收购,有传闻某专家说蝉蛹营养价值高,富含高蛋白,什么不饱和脂肪酸、什么维生素等成了备受欢迎的美味佳肴。更有甚者把蝉蛹引申成唐僧肉,唐僧不是金蝉子化身吗?吃唐僧肉,是东土之外的蛮夷妖怪都知道的道理……什么东西也扛不住炒作,近年来,人们早已把捉蝉蛹的童趣沦为了商业行为。在利润驱使下,每到蝉蛹出土的季节,每一片树林,每一棵树下,都能见到有人打着手电筒在一遍遍找寻,甚至通宵达旦,蝉蛹已无立锥之地。

没有了蝉鸣,整个夏天都会少了一份韵律。至少,不要捕捉过度,给它们一个喘息之机,这也是细水长流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