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bzcmwtg@163.com
2019年09月27日 15:21来源: 新时报作者:
查看数0

在邹平市魏桥村村民眼里,61岁的张士学是“村霸”和“地头蛇”的代名词。自从2003年起,张士学先后担任该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以来,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利用犯罪团伙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垄断农村资源,插手民间纠纷,横行乡里、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称霸一方。

这个“黑老大”是怎样起家的?又是如何长期把持基层政权、利用什么手段攫取不法利益的?9月26日,新时报记者实地探访魏桥村,深入了解张士学涉黑恶团伙的崛起和覆灭。

张士学

●被恶意烧毁的“账本”

位于邹平市西北部的魏桥村,全村人口2036人,530多户,因为在魏桥镇政府驻地,经济基础一直较好,村民大多做生意或在企业上班,村内主要有成姓、张姓和魏姓三大宗族。然而,在魏桥村村民眼中,过去十几年里,凭借家族势力上位的张士学,一直牢牢把控村内大小事务,整个村子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一谈起张士学,很多村民最直观的印象,都是8年前的那次“殴打村民事件”。

“他公然勾结小混混四五十人,砸坏村委大门,手持棍棒见人就打,致使我跟多名村民受伤,简直目无党纪国法。”村民张新民(化名)回忆说,2011年1月19日下午,当时村委会会计正在统计账本准备向全体村民公开帐目,张士学带领一群社会人员闯入村委会,当众辱骂村委会计,抢夺并烧毁了村委帐本两册。在村委会人员报警后,张士学等人更是恼羞成怒,随意殴打现场多名工作人员,导致三人受伤住院治疗,警方赶到后,才制止住了这场暴力行为。

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张士学,为何要恶意烧毁账本,并且打砸村委会工作人员?“因为村委会多数人都看不惯他搞‘一言堂’,把村里的账弄得乱七八糟,时任村主任和会计等人想要当众揭发他,所以他才急了眼。”张新民解释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8—2011年间,成传兵担任村主任的三年里,因为张士学认为他“不听话”,于是将魏桥村村委会分成两套“班子”,张士学领着几人在新村委会办公楼上班,成传兵等人则被“撵”到了以前的旧村委会瓦房内办公,三年期间双方几乎“不搭理”,严重阻碍了村委会工作的顺利开展。

●村民细数“N宗罪”

谈起张士学的发迹史,村里的老人们说,“他也没啥文化,好像是初中毕业,利用家里关系做生意,后来赚了点钱,就出来选村支书。”也有村民反映说,张士学参选村支书时,采取请客、送礼、威胁等手段为自己拉票,“他在村里的口碑一直不好,也没干什么实事儿,能当选大家都很意外。”更令村民们想不到的是,在之后的几次换届选举中,张士学都会纠结黑恶势力干预选举,“每次公开选举那一天,他就会叫上二三十人到现场搞威胁,这些人都是文身光头的,大家都害怕,不敢不选他。”

在张士学当上村委会主任后,暴力手段更是变本加厉,经常个人以村委会名义发号施令,打着为群众谋利益的旗号和支持经济发展的幌子,在村内工程建设项目中大肆敛财。过去十几年里,张士学的家族产业涵盖纸厂、煤场、餐饮、房地产等各项目,“是村里出了名的暴发户”。在魏桥村村东头,有一个净化水服务站和三栋商品楼,多位村民反映说,“这些都是张士学违法侵占土地搞的工程,为此还把村里的道路给拦腰截断了。”“在世纪路以西有一处院子,他利用职务之便搞到手后,在院子里盖了商铺对外出租,钱也没有上交村委会。”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张士学的厂区大门将道路拦截,导致村民上山耕田不便。

2010年,村民刘庆滨花费25万元,承包了村里的汽车站,合同显示到2025年到期。“我跟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协议,白纸黑字,张士学硬说这合同是伪造的。“刘庆滨反映说,2013年4月4日,张士学以村委会名义,强行把承包权给收回了。”为了这事情我实名举报他很多次,但一直都没有结果。”

●涉黑团伙走向覆灭

2018年,魏桥村进行了新一届换届选举。这一次,长期把持基层政权十余年的张士学终于落选,不再担任村委会的任何职务。然而,在过去一年多里,据多位村民反映,“心有不甘”的张士学依旧在村内横行霸道,“影响力还是大得很”。“前段时间就听说他被抓了,但也没有官方说法,村里一直议论纷纷。”一直到2019年9月25日晚,张士学被抓的消息经公安机关公布后,村民们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

25日晚,滨州市公安局发布了《关于向社会征集张士学涉黑恶团伙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通告中显示:近日,滨州、邹平两级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以邹平市魏桥镇魏桥村原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士学为首的涉黑恶团伙。继前期抓获10名团伙成员的基础上,9月25日,公安机关乘胜追击,又成功抓获该团伙骨干成员张某、宋某、王某等6人。经初步调查,该犯罪团伙涉嫌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强迫交易等多个罪名。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办理中。此外,滨州市公安局还面向社会征集张士学、张帅、王强等人涉黑恶团伙的违法犯罪线索。“张帅是他的儿子,王强是他的干儿子。”村民说。

在魏桥村村委会院子里,栽着四颗柿子树,枝叶稀少,长得也差。“当时老村支书在院里栽了四棵塔松,长得可好了,张士学上任之后,把塔松拔了,花了6万块钱买了这四棵柿子树,他说是寓意‘事事如意’,可最后还是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村委会工作人员说。

●官方辟谣:

涉黑恶的张士学和魏桥高管并非同一人

在山东滨州公安发布《关于向社会征集张士学涉黑恶团伙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后,涉案的张士学身份引发广泛关注。根据通报,张士学,男,61岁,邹平市魏桥镇魏桥村人,是魏桥镇魏桥村原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山东滨州的经济板块中占据重要分量的山东魏桥创业集团,也有一名“张士学”,身份为魏桥创业集团党委副书记。不少网友不禁疑惑,两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有何关联?

对于网上热议的上述两人是否为同一人,26日,邹平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两人没什么关系,只是重名,他们不是一个镇的,魏桥创业集团的张士学是九户镇的,而涉黑恶的张士学是魏桥镇的。”

通过网上可公开查阅的两人照片来看,一眼也能分辨出这两人相貌差别很大。魏桥村村委会工作人员以及多位村民也向记者证实,两人不是“同一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