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电视台
鲁北晚报
消息牛
掌握滨州
2020年10月29日 09:11来源: 鲁北晚报作者:
查看数0

今年87岁的李云申,是惠民县石庙镇侯李村村民。他是一位有着60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也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他在战场上两次负伤,虽每一次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但还是造成后背和耳朵不同程度受伤。

李云申一生的“高光时刻”,浓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那个战火纷飞的时刻。哪怕70年后的今天,他仍能清晰地回忆起战争时期每个毕生难忘的细节。

李云申说,真正的战士,永远地留在了那片战火纷飞的土地上。

战场上他两次遭炮弹碎片击中 耳朵和后背受伤

1951年,李云申18岁那年,应国家号召参军入伍。作为刚刚入伍的新兵,他当年1月份到东北辽宁省锦西市训练,进行了三个月的基本作战训练后入朝作战。

李云申所在的部队番号是67军201师603团炮兵营,作为一名炮兵,他负责装弹、发射。“我们刚去的时候,用的大炮是92步兵炮,当时我们搬运都是要把大炮给拆了,然后两个人,四个人的抬着搬运。”李云申说,到了1952年以后,他们才换成了120榴弹炮。

1951年6月,李云申正式进入战场参战,从擦拭装备到弹药手,再到发射手,在战场上做到了独当一面,“炮弹大约20斤左右重。”李云申说,1951年当年11月份,在一场战争中,他耳朵受伤,“当时一颗炮弹落在了我们附近炸开,弹片划到了我的耳朵。”

直到目前,还能清楚的看到,李云申的耳朵皱在一起,不同于常人的耳朵形状。“当时没感觉到疼,也没心思去管这个,受伤处鲜血直流,打完仗才发现我的脸上和衣服上都是血。”李云申说,当时天气很冷,打完仗天黑以后他才去卫生院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另一次受伤,是1952年一次战场上,他们挖了半米左右深的防御工事,但不幸的是,敌人的炮弹打过来,李云申被飞来的弹片划到了后背。直到现在,李云申的后背上,还有一条深深的疤痕。

“现在每到下雨、阴天的时候,耳朵和后背都隐隐作痛,听力也受到了影响。”李云申说,打仗时,看着那些从战场上抬下来、痛苦惨叫的伤员,“我受的这点伤和吃的那点苦不算什么。”

最难忘奋战五个小时,炮弹筒子红了就用凉水降温接着打

想起曾经战火纷飞的战争往事,李云申用手擦拭了下眼角。让他高兴地是,1951年,他们主要是防御为主,但到1952年以后,他们开始打进攻。

让他最难忘的一次战争是他和战友们攻打上山的敌人,“当时战争持续了近五个小时,四门大炮连续不断的打,致使大炮的炮筒子都已经红了。”李云申说,为防止大炮受损,他们只能打一会,就用冷水泼到炮筒子上降温,“一直持续到消灭敌人,击退敌人为止。那时没有退路,为了保住阵地,只能打,不能停,阵地让敌人夺了去,可不行。”

李云申说,在朝鲜的生活很苦,好的时候能吃上高粱米饭、炒面和大米饭,供应不上的时候,我们只能去老百姓舍弃的土地里去找南瓜、土豆。有次运输粮食的大桥断了,粮食运不上来,他们就找土豆和地里的烂菜吃,“没水喝,我们就吃含水分多的白萝卜解渴。”

李云申儿媳妇说,父亲很仔细,在收到国家给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后,便把纪念章用白色的塑料袋包严实,揣在怀里,“出门的时候,看到村里人,他都会小心翼翼拿出来给别人‘炫耀’下,父亲心里高兴得很。”

希望有生之年,能再回朝鲜看一看

1953年7月,朝鲜战场上全面停火,抗美援朝胜利结束。1954年春天,李云申回国,在青岛某部队服役,并在同年申请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员,1957年4月,李云申复员回家。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如今,面对“抗美援朝战士”的赞誉,李云申只是用简单的三个字:“运气好”来概括自己的一生。

“敌人进攻大多是在白天,面对敌人武器等优势,我们大多是在晚上,和敌人展开拉锯战,进攻夺回阵地,晚上进攻是我们的优势,中国人不怕牺牲,敢于战斗。”想起当年战场上的经历,李云申的思绪被拉回了当年。

得知要采访拍照,李云申老人还特意把建国70周年和抗美援朝的纪念章挂在胸前。李云申说,他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我身体状况还算可以,除了耳朵和后背坏天气的时候,隐隐作疼,平时在家里还能做点家务,忙点农活。”说起现在的生活,李云申很满足。

战争太残酷,无数人因为战争生离死别,“跟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我算幸运的,希望大家能铭记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李云申说,他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再回朝鲜看一看,看一看曾经为之战斗的地方。

英雄气魄垂千古,抗美援朝参与者将渐渐褪淡于历史。然而,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志愿军战士们,他们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光辉典范,他们保家卫国、为和平而战的民族气节永远值得我们铭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