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bzcmwtg@163.com
2019年02月15日 09:32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曹  玉
查看数0

过年,在小孩子心里总是更值得期待一些。

小时候,我对年的盼望是从家里准备年货开始的。尽管我们家不那么“讲究”,但我还是从炸带鱼、炸藕合、炸丸子的香气中嗅到了年的味道。等这些吃食准备齐了,“年”也就到跟前了。

大年三十,除了春晚,最盼望就是放烟花了。那时姥爷家有个小院,是水泥地面的,光滑,平整,特别合适放烟花。我最喜欢的要属“腊梅盛开”和“三角菊花”了。“腊梅盛开”是一种手掌大小的筒形烟花,不响,漂亮,很适合小孩子。我们会放六到八个在地上排成一圈,一齐点火,瞬间开起银色的火花,还不到一人高,小孩子们在其间穿梭、嬉闹,空气中都弥漫着笑声。“三角菊花”则是一种需要挂起来放的烟花,它做成了三角的形状,中间有一根绳,通常会挂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点燃后旋转着甩出金色的烟火,像极了一朵怒放的菊花。我胆子小,这种花是不敢放的,我会躲在屋里,透过门上的玻璃观看,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我对他的喜爱。

到了初一,换上新衣新裤新鞋子,跟着院里的哥哥姐姐们去拜年。我住的是单位的院子,院里的叔叔阿姨都认识,拜上一大圈“收获”不少。有一年,我的新衣服上有两个大口袋,拜完年装了鼓鼓囊囊两大袋的糖果、花生、瓜子,一起去的小伙伴都羡慕的不得了。

长大后,一边埋怨年味淡了,一边又懒得去照顾这些习俗。有了孩子后,就更顾不得了,鞭炮不能放,春晚来不及看,饺子赶不及包……今年,孩子对年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期待,所以,我要给她一个能留下记忆的年味儿。

腊月廿八,我们一起去做指甲,小姑娘粉色的指尖上绽开了朵朵鲜花;腊月廿九,我们一起贴春联,念叨着“平平仄仄”,挑出最喜欢的对子,再贴上最喜庆的福字和窗花。三十儿那天,我们穿上珍藏已久的小礼服,过年啦!

因为家人都在滨州,我们通常是中午去姥姥家,晚上去爷爷家,两边都热闹。姥姥家的年饭哥哥嫂子早就准备好了,红烧鱼、炸海虾、卤牛肉、拌松花……侄女和女儿虽然差了九岁,但依然能玩儿在一起,两人用美篇各种自拍,我们也不时加入进去,一大家子萌萌哒。吃过饭,大家围坐着看《挑战不可能》,里面有两个小朋友,看到字就能写出笔划,可把女儿镇住了!还有一组是银行职员点钞大赛,蒙眼点钞30秒能点二百多张。女儿立刻行动起来,拿出压岁钱开始数,但怎么也数不出那种节奏感。可见,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赢家。

晚上,我们来到爷爷家,吃完年夜饭,重头戏春晚就开场了。记得小时候看春晚,那真是盼了一年才能盼到的“盛事”,因为综艺节目不像现在这么多,谁上了春晚是要被大家记一年的。魔术、相声、小品是女儿最喜欢的,每个节目都能找到笑点,还会和我们模仿一番。

正月初三,我们去西纸坊赶庙会,一出门发现下起了小雪。我有点担心路上不好走,就提议改天再去,可他们觉得雪中赶庙会别有一番趣味。走在路上,雪忽大忽小,一时像小米粒,簌簌地打到车窗上;一时又像片片鹅毛,随风四处飘洒。女儿担心雪停下来,还虔诚地许了个愿。到了西纸坊,雪果真没有停,女儿跳下车,欢快地奔到冰天雪地里去了。虽然雪中的庙会并不如平时热闹,舞狮子的躲在亭子底下,只剩锣鼓声响了,达瓦孜表演也没有进行,但是,有雪啊,它在我们的发稍荡起了秋千,在我们的鼻尖化成了水珠,在我们的手中变成了雪球……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还去泡了温泉,踢了足球,看了电影,和小伙伴约了唱歌。如果你要问我,年是什么?我会说,年是团圆,是陪伴。如果问孩子,大概就是快乐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