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bzcmwtg@163.com
2019年03月14日 09:46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王婷婷
查看数0

3月13日早上八点半,许多沿街商铺还没有开门营业,信泽广就已经摆起了自己的摊位,这是他在四通商业街修表的第36个年头,虽然腿脚不方便,但只要没有特殊天气他每天都坚持出摊。摆摊维修的活虽然赚的不多,但他却想一直坚持下去,这份几十年的坚持让他觉得这条商业街就像“在自己老家的村子里一样熟悉”,周边商铺的人对他也是十分尊敬,有位老主顾这样评价他:“他常帮人免费修电器,是个好人。”

>>>17岁开始修表 上世纪90年代一笔最多赚了300元

信泽广今年53岁,这一辈子他就干了修理器械这一个行业,平凡却不简单。“我父亲是村里的木工,算是个手艺人吧,所以他希望我也能有个一技之长。”说起当年怎么入的行,信泽广像是在说着昨天的事,父亲原本是想让他跟着自己学木工,但当时年小的他觉得木工这活太累又挣钱少就拒绝了,“后来我父亲就送我到济南去学修手表。”

四个月后,在济南学成回来的信泽广和朋友在老车站租了一间土坯房,做起了修手表的生意,在上世纪90年代,手表可是个稀罕物,那是有钱人才会用的东西,当时的滨州市还叫北镇,能戴得起手表的人也不多,信泽广修了一年手表就把店门关了,他觉得自己得再学点别的手艺。

后来,信泽广又学会了修理电视、冰箱,同样是少数群体才会使用的物件。“基本上只有油田上的人和开饭店的才会用冰箱,不过活少钱多。”信泽广说,原来的一矿附近是油田驻地(现在的长江六路渤海二十一路),油田人谁家里电器坏了就找他,“有一次给人家修冰箱,赚了300块,不过这种生意也得碰。”

>>>老伴儿的摊位离他5米 夫妻俩努力找寻“存在感”

信泽广干修理工作几十年来,去过市区很多地方,最后在四通商业街“安了家”,每天早上他都早早地来摆上自己的工具,与此同时,在他身后5米开外的空旷地上,老伴儿信红梅也忙活着自己修衣服的摊位,夫妻两人相互之间不会有过多的攀谈,只是腿脚不方便的信泽广偶尔起身困难时,老伴儿信红梅会叮嘱一句:“慢着点。”

“我36岁那一年出了一次车祸,做完手术之后隔了一年,查出了股骨头坏死。”看着自己的双腿,信泽广叹气道,行动不方便也就影响了生意,后来只能做摆摊的生意,但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想在家待着,家人希望他去做换骨手术,报销完花两三万元他也不愿意,“这个钱我出得起,但是万一失败了我瘫在床上,得给老婆孩子增加多大的负担啊,我现在挺好。”

老两口都要强,既不想闲在家里给孩子增加负担,也舍不得四通商业街的这些老朋友们。“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感觉跟在我们老家农村一样熟悉,我离不开这里。”信泽广说,这里的商户谁家的电视、冰箱、风扇坏了都喜欢找他修,他也不跟人家要钱,实在过意不去的给点维修费他还觉得不好意思,“我们年纪大了,能不拖累孩子,还能得到别人的认可,我觉得我还是有用的。”

>>>生意不好做了 心里有喜有忧

信泽广去四通摆摊时,那里还是一片平房,北边的黄河二路还是泥巴路,可以说这么多年他虽然坐在那里,但却见证了四通的发展、城市的发展。“那时候都是简易房,南边就一栋几层的楼房,周边的环境也很差,做买卖的大多数都在路边摆摊。”信泽广说,那时候周边的企业员工经常去他那里配钥匙、修东西,老伴儿修衣服的生意也不错,因为没有租赁店铺的费用,他们每个月还能挣不少钱。

随着城市的发展,原来的平房变成了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街边叫卖的小贩也搬进了规范的商铺里,信泽广和老伴儿的生意也变得越来越惨淡,两位老人的摊位在大厦间显得有些突兀。“我内心里还是觉得现在好,城市干净漂亮了,人们素质也高了,这是好事。”一个上午,信泽广的摊位上一共来了三位客人,两个配钥匙的一个需要上门开锁的,老伴儿的摊位上则一个光顾的客人都没有,信泽广多少还是有些落寞。

每当有人路过信泽广的摊位,他总会热情地打招呼,有顾客需要他上门去开锁,他也不谈价钱,开着自己的电动汽车就跟着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嘱咐老伴儿:“我一会儿就回来,你拿个马扎坐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