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电视台
鲁北晚报
消息牛
掌握滨州
2020年10月01日 13:00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文字综合:张丽
查看数0

9月30日晚,滨州首档融媒问政栏目《问政滨州》第30期播出,滨州市体育局接受问政。

基层公共体育设施问题多、滨州乒乓球走下坡路、专业场馆和学校操场难开放、沾化国际足球小镇满目凄凉……本期栏目关注了诸多体育领域的问题,滨州市体育局的负责同志一一做出详细解答。尤其是在提到基层公共体育设施问题多的情况时,滨州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周波当即表示,确保2020年底前基本实现全市社区行政村建成一个多功能的广场。此外,在提到专业场馆和学校操场难开放时,周波表示,今年有条件的学校可以先开放,并且尽量通过物理隔离而非通过敞开大门来开放。

基层公共体育设施问题多

市体育局局长:2020年底前基本实现健身设施全覆盖

本期栏目首先关注的便是基层公共体育设施问题。

日前,问政滨州记者随机走访了滨州4个县区的多处村庄,发现基层体育设施并不完善。在高新区青田街道郑家村,记者了解到村内一直没有文体广场,健身娱乐只能选择去邻村。据村民反映该村因为没有地方放置健身器材,一般都在村里的街边玩玩,或骑车子去五六里地以外健身。

在村委会大院里,记者看到了没有拆封的健身器材堆放在角落,村民们说这是去年新配发的器材,但是在村委会已经放置了一年多,至今没有安装。

在博兴县陈户镇相孙村村委会大院里,记者看到仅有的四个健身器材有一个已经损坏,散落在地上,器材种类非常单一,地面砖也都已经损坏,坑洼不平。

在博兴县锦秋街道南河东村,健身器材也安放在村委会大院内,器材区内晾晒着粮食,还有运输车辆停放在器材旁边。村民说很少去这里活动,晚上会关门,他们大多都选择去场地设施更完善的柳舒村健身娱乐。

在沾化区黄升镇牛家村,记者在村内的广场上并没有发现健身器材,文体广场已经成了停车场。记者了解到村内的健身器材因为损坏在去年就进行了拆除,村内至今没有配发新的器材,在地面上还可以看到之前器材拆除留下的痕迹。

在阳信县水落坡镇刘古良村,健身器材安放在杂草丛中无人问津,器材已经锈迹斑斑,上面落满灰尘,蜘蛛网在器材上到处可见。除了健身器材,篮球架等体育设施也因为配发时间较长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坏,但是村委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报修。在沾化区大高镇沙洼村文化体育活动中心,篮球框已经不知去向,篮板也成了白板。在博兴县纯化镇纯中村,文化体育活动中心的篮球框也已经歪曲变形无法正常使用。记者在篮球架上看到了中国体育彩票捐赠的字样,标识牌上的安装日期均为2009年。

针对以上情况,周波介绍说,如果健身器材出现损坏,可进入“滨州体育”微信公众号,进入“智慧健身管理服务平台”选择“一键报修”功能上传资料,后台处理后将根据情况,在3-5天内到现场进行维修。

周波介绍,滨州市体育局自2017年开始,计划利用五年时间,每年1000个村,对全市5000多个村居的体育设施进行提升改造。下一步将加大工作力度,2020年底前,除去个别情况,基本实现全市社区行政村建成一个多功能的广场,实现健身设施的全覆盖的工作目标。

优势项目乒乓球走下坡路

市体育局:加强与俱乐部合作,并制定多项与教练引进相关的政策

乒乓球不仅是我国的国球,在咱们滨州也是一项有着深厚群众基础的项目,而且在竞赛中的乒乓球作为我市传统的优势项目,曾经多次在省运会比赛中夺得金牌,培养出了曹臻、姜华珺等一批优秀乒乓球国手,我市还成功承办了乒超比赛以及国内八大杯赛事,山东魏桥乒乓球俱乐部、滨州选手都有上佳的表现。在第23届省运会上,滨州代表队的乒乓小将们就夺得了3.5块金牌。然而辉煌过后,近几年咱们市的乒乓球项目整体的竞技水平却出现出了一个下滑的趋势,原因究竟在哪?请看我们记者的问政调查。

滨州市体校乒乓球男队教练史伟民告诉记者,2010年22届省运会,我市成绩开始逐步走向好的方向,能拿到一两块金牌。到了2014年23届省运会,我们拿到了五块金牌,其中有一个组别和东营合作,最后分完以后我们具体到了3.5块金牌,也创造了我们滨州乒乓球历史上成绩最好的时刻。在2014年第23届省运会上,滨州涌现出许多乒乓球人才,也给山东省乒乓球队输送了一大批的优秀后备人才。然而,第23届省运会结束后,由于滨州后备人才跟不上,导致在2018年的24届省运会上滨州乒乓球队成绩平平。滨州市体校乒乓球女队教练王曙光也给出同样的答案,“因为这一批(23届运动员)都退役了不打了,下边的小孩儿就是24届周期的小孩我们选不上来,队伍组不起来,也就导致了24届成绩下滑,下滑到最差一个第四名,没有进入前三的成绩。”

史伟民和王曙光是滨州市体校乒乓球队教练,都有近二三十年的教龄,说起近几年乒乓球成绩下滑,他们表示,首先一个原因就是省运会赛制发生变化。“(省运会)在年龄组规则的设置上,有了明显的改动,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往小压低了两岁,二是增加了更小组别的年龄段,由于这个改变直接导致我们每个周期的第一年最小的参赛组别是幼儿园的大班。”“因为组别现在降到比较小,教练又少,县市的训练点又出现了变故,不能够积极地输送小苗子,我们就难以再去加工培养。”

赛制发生变化后,县区体校乒乓球队的基础选拨和人才培养就显得尤为重要。然而,近几年,我市部分县区体校乒乓球队逐渐消失,导致在往市体校输送乒乓球人才时出现了缺位断档现象。为了弥补缺位,市体校乒乓球教练就需要一手抓选材,一手抓梯队建设。王曙光说,想要有好的成绩,首先要有好的人才。然而选材渠道变窄后,好苗子就难以发现和挖掘。向滨州一样面临同样情况的其他地市,却能另辟新路,通过俱乐部这一渠道解决这一棘手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滨州市的俱乐部仍然没有针对专门针对小孩训练的队伍,所以说我们这边没人了,俱乐部也不能代替,像临沂,东营,济宁,恰恰上的比较迅速,他们的上升主要就来自于俱乐部的代替,这是我们的一个欠缺”

在体育运动中,千里马重要,而伯乐更为重要。滨州市体校副校长郭东庆告诉记者,目前体校乒乓球教练非常稀缺。而且由于工资待遇等问题,许多教练也都相继离开滨州向平行地市或者下一级待遇好的县区发展。教练稀缺,人才短缺,成了滨州乒乓球项目下滑的重要原因。今年60岁的迂秀萍是前山东省乒乓球队专业运动员、现任滨州乒乓球协会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她一直非常关注滨州乒乓球竞技比赛情况,当看到目前的现状后,迂秀萍内心也非常着急。“看着小孩儿这一块少儿这一块形式挺严峻,我们也是非常的着急。一个周期很长,现在要是不抓紧的话,可能下一届又要过去好几年,水平还是会很难往上上,我觉得新的体育局的领导应该开阔思路,采取多种多样的形式,加大力度,我觉得小孩儿会上的非常快的。”

曾经如此辉煌的优势项目,为什么一路下滑到如此境地?乒乓球的未来发展又该何去何从?带着疑问督办员文然进入现场督办环节。

问政短片当中我们也看到了出现这种情况两个原因,一个是人才的断档,一个是教练的稀缺。为什么其他城市很快的就适应了赛制的变化,但是咱滨州没有及时调整呢?我们也看到刚才有一个教练,他说现在县区体校的乒乓球队逐渐消失了,消失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咱们师资问题,没人教了,还是说我们宣传的力度不够,没人学了呢?

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周波现场答复:滨州应该说是一个乒乓球基础非常好的市,就不完全统计,现在全市光乒乓球台就有1万多张,热爱乒乓球事业这个项目就达30多万人,所以基础非常好。出现这种情况是多方面,除了刚才几个教练讲的还存在其他各个方面的因素,比如选材难的问题、教练的问题、交流平台的问题、技术的问题等。县区体校的乒乓球队逐渐消失,这个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一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和出路有更多的选择,看到自己的孩子去受苦受累,有时候半途而废,没学完就离开;再就是各县区对于体校,特别是我们乒乓球乒校这块的工作,没有很好的重视起来,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

督办员继续发问,刚才我们也看到了教练提到了俱乐部补位的这样一个情况,但是在咱们滨州补位也没有提上来,这是什么原因呢?我们有没有跟其他地市的一些选材比较好的俱乐部,进行一下交流?还是说咱们本身从娃娃抓起的意识就不够,或者俱乐部因为教孩子比较麻烦,收益也比较低,他不愿意去开这一项目?

周波回应,目前俱乐部说实在话,大部分是以盈利为目的,不是以培养为目的。咱们针对这个问题今年也出台了一些政策,和我们多方面合作,一个是首先和我们的学校进行合作,现在已经有几个学校达成了合作协议,再就是进一步和俱乐部达成协议,用以奖代补的方式激励俱乐部多输送人才。 对于教练,今年我们研究了很多好的措施;第二,从技术层面,我们聘请曹臻当滨州乒乓球学校的名誉校长,在24号正式聘任,一系列的工作就要展开。

针对周波局长的回答,现场问政代表政协委员刘莹举起不满意的牌子,“在这之前我了解到,其实咱们群众体育乒乓球这方面的工作其实做的一直是很好的,只是竞技体育乒乓球他的成绩暂时有所下滑。针对这种情况,我想咱们市体育局应该做到这么两点。我建议第一是加大对各县市区的科学引领力度;第二是要和咱们全市现有的乒乓球俱乐部做好一个有效的对接。虽然困难很多,但是我相信能走出困境,因为困难是暂时的,咱们一定会重拾滨州竞技体育乒乓球事业的辉煌。”

对于这个问题现场特邀观察员周新教授也亮明自己的观点:这个项目原来在滨州确实是群众基础非常好,那么出现这种情况我有两点想法,一个竞技运动,一定要有专业的尽心尽职的教练员队伍,建立队伍这是我们首要的,有了队伍才能出现高水平的运动员。第二个刚才说的和俱乐部对接,我认为如果我们一切为了把基础做好坐牢,还要利用俱乐部的这一个非常好的工具,我们可以把赛事比赛的体系加以调整,用各种各样赛事来引导来指挥各个俱乐部他们的训练。因为竞技体育很多比赛就是个指挥棒,就是体育的灵魂,这样可以提升我们各种赛事各个年龄段的参与度,也可以为各个俱乐部创造利益,使他们有保障,我想这样就慢慢的能把基础再做大,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成绩得到提高。

专业场馆、学校操场开放为啥这样难?
     市体育局:有条件的学校今年开放

我市的市民体育健身广场,特别是周末和节假日,热爱运动的市民朋友们都会在这里健身打球。但是随着人民群众健身需求的进一步增加,现有的公共体育设施已经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体育健身需求。为全面贯彻落实《“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和《全民健身条例》、《山东省全民健身条例》,在2019年,我省多个地市的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已经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向周边社区居民开放。记者走访了如滨州实验学校、北镇中学、滨州技术学院、无棣县第三初级中学、惠民县第三实验学校等我市的多所学校,学校安保工作人员对学校体育场地开放均表示并不了解或不予开放。滨州广大市民们还是期待着在做好管理工作的同时学校体育场地设施能够早日开放,有更多的运动场所可以健身娱乐,在家的附近就可以锻炼打球。

全民健身不只是一个口号,只有真正的开放更多的场所,激发群众的积极性,这个口号才不会成为空谈。场所该如何开放?举措该如何实施?接下来请督办员文然带着问题进入督办环节。

咱们首先来看一份文件,这是2017年山东省全民健身条例上第43条提到了,学校应当在公休日、法定节假日、寒暑假等这样的一些非教学时间向学生开放体育设施,而且要创造条件向公众开放。但是咱们现场通过我们的走访当中,我们却发现很多学校的回答却都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这项工作从17年就开始提出了,在咱们滨州市一直没开展吗?

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周波现场答复:这文件是2017年12月份省人大常委会公布的,实际上是从2018年3月1号起实施,但是在实施过程中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原因有这么几个方面,主要是当时准备实施的时候,当时全国各地出现了一些校园安全的问题,后来教育部门加强管理,这个事情就拖下去了。

针对这一情况,我们体育局也是积极的和相关的部门进行了沟通,特别是刚才讲到了我们今年5月26号,我们认证会上,佘春明书记专门用一个标题,一段落讲到了我们的体育工作,其中就讲到了开放学校的草场问题,针对这个事情以后,市体育局连夜进行研究分析,拿出了一系列的措施,现在我们已经起草好了这个文件,和教育部门、财政部门、城管部门和公安交警部门要联合要下发这个文件,现在正在积极的和几个部门进行沟通,如果是顺利的话,应该在10月份文件能够下发下去,能够得到落实。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滨州目前是没有一所学校对外开放的,我们看到其他相邻的像济南市在2019年有72家学校对外开放,咱们滨州这个速度为何如此慢?

主要是体育主管部门工作力度和协调力度不够,也有自己的难处,比如主要是安全问题,咱们今年想的是有条件的学校先开放,不用通过学校的大门,里边进行物理隔离。只要我们加大工作力度,特别是教育部门、财政部门、公安交警部门、城管部门共同努力的话,这个事情会得到解决。

针对周波局长的回答,现场问政王颖提出自己的想法:我们都知道全民健身是我国体育强国健康中国建设的必要的途径,然后随着我国后遗情时代的来临,从短片中也看出来了我们的群众的体育锻炼的激情非常高涨,运动场地也成为我们群众健身难的一个影响因素。刚才从局长的回答里面也确实意识到,我们体育局已经积极的进行了一系列的工作,当然也面对了很多的困难,所以我就希望把我们的体育局能够迎难而上,尽快的利用寒暑假或者是节假日来有效的开放我们一些有条件的学校的体育场馆,使这些场馆得到有效的利用,来满足我们一部分群众体育锻炼的需求。

现场特邀观察员周新教授也亮明自己的观点:非常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走入运动健身,那么在疫情刚刚缓解的时候,我们的体育局及时开放了我们的健身广场,那个时候我到那看的是人山人海,比过年的时候超市里的人还要多,也就说人们渴望健康,渴望运动,但是我们的场地设施确实是非常少。学校的体育设施开放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法,因为一个学校里边的体育设施就是一个小型的健身广场,那么在这里也希望我们职能部门各位领导能够尽快的拿出方案措施,主要是解决学校的管理问题和维护维修的经费问题。

沾化足球小镇未来如何发展?
     市体育局:工程将整体移交,尽快推进工程全面建设

近几年,足球产业在我市日趋红火起来。滨州市先后被评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省级足球试点城市”,位于沾化区的滨州沾化国际足球运动小镇的建设也进一步助推全市足球产业发展。从2017年建设至今,足球小镇目前的状况怎么样呢?

现场播放的问政短片显示,建设好的足球场由于无人使用,座椅被包裹起来;二期项目在疫情期间一直处于停工状态。西侧广场上杂草丛生,许多景观树也因为无人管理而枯萎死亡。附近村民表示:“(前年)都在这踢球,也举行了几场晚会。(后来)也不见修了,修到这里没动静了。”

通过足球小镇的宣传栏和网站,问政记者发现,许多足球赛事以及活动主要集中在2018年,足球小镇也因此走进了大家的视野,然而红火过后,足球小镇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

沾化区负责同志表示,后期的建设和运营出现了一些问题,对此重新进行了规划,二期建设正在推进,项目已经招标。

周波表示,去年争取的400万资金已经到位,现在工作正在积极推进。近期,工程将整体移交给一个国控公司,尽快推进工程全面建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