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电视台
鲁北晚报
消息牛
掌握滨州
2021年03月25日 17:19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
查看数0

3月24日晚,滨州首档融媒问政栏目《问政滨州》第39期开播,沾化区政府接受问政。和往期一样,本期《问政滨州》在滨州电视台公共频道以及消息牛App、滨州传媒网等网络媒体同步播出。

《问政滨州》以聚焦市委市政府中心工作推进落实为主要着力点,本月起将对滨州市7个县市区政府、3个市属开发区管委会进行直播问政,邀请各县区政府(管委会)主要负责人来到现场,接受问政访谈。

沾化冬枣路在何方

沾化区:申报第一品牌,并在企业商标品牌上加大奖励力度

眼下正是冬枣春季管理的关键时期,进枣园、串枣林记者随处可见忙碌的枣农。

沾化冬枣研究所所长于洪长表示,2002年,是沾化冬枣最兴盛的时候,到研究所参观的全国各地的人一天能达到1万人,当时农民一棵冬枣树的收入就堪比整个一家人一年的农业收入。然而,2010年之后,全国形成了4个产区,就导致农业效益下降,冬枣也进入了低谷期。

分析其中原因,冬枣技术专家组高级农艺师李福友说,一个是全国无序的发展;二是陕西为了这个问题,做保护地栽培,将成熟时间从原本的九、十月份提前到五、六月份。

陕西抢先一步,外地冬枣提前上市,而原产地的冬枣品质也出了问题。不仅如此,还有冬枣的品牌。

谈及制约沾冬2号发展的主要因素,李福友说,一个是认识问题;二是技术问题,这是卡脖子的问题。他认为,目前沾化还没有一个叫得响的冬枣品牌,他寄希望于解除一个个卡脖子问题的沾冬2号。“我感觉只要我们产业能达到三分之一,就可以左右这个产业。已经显现出来了,沾冬2号不仅价格卖得高,就连沾冬1号价格拉动也不得不说和2号有关。”

要冬枣品牌叫的更响,做大做强冬枣产业,离不开龙头企业的带动。

“这个产业发展到现在可以讲目前的综合竞争能力还很差,所以说企业进来的比较少,我们还缺少这种大型的企业,我觉得这块儿作为政府部门也要尽快的去解决这一个问题,解决冬枣一个是品牌建设问题,再一个就是销售和深加工的问题。”李福友说道。

针对冬枣产业现状,沾化区区委副书记、区长刘长海表示,冬枣产业在沾化发展了三十多年,沾化人对冬枣非常有感情,冬枣在沾化经历过繁荣时期,带来了很多荣誉,也给群众带来了致富。发展到现在,遇到了很多瓶颈、出现了很多问题。看过短片深受触动,我们政府在群众提到的品牌、质量和龙头企业的培育上还存在短板。

因为是原产地,沾化冬枣在品质上是最好的,但由于种植比较分散,在标准化、统一种植的技术上做的不够等原因,使市场不统一。在今年,沾化区开展的双增双提工程,要将沾冬2号再增加1万亩的种植,大棚冬枣再增加2万亩,并采用政府补贴的方式提高枣农种植积极性。

针对短片中提到的沾化冬枣品牌问题,刘长海表示,今年,一是申报第一品牌;二是在企业商标品牌上加大奖励力度。同时,建立对企业的送政策、送帮扶、送技术等,给企业提供更多的便利,让企业在市场上更有竞争力,并且在企业融资需求、人才引进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支持。

没有足够的汽源 企业三天两头“断粮”

沾化区:暂时启用中海精细化工蒸汽锅炉作为备用热源

问政现场播放的短片显示,山东中海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是2007年从东营落户沾化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项目,作为炼油和精细化工企业,其中精细化工的主要产品为环氧丙烷。2020年由于全省地炼行业整合,公司的炼油项目设备于2020年8月下旬开始拆除。此后公司自身无法再生产蒸汽,精细化工项目失去了必须的配套蒸汽,企业陷入困境。

山东中海精细化工综合管理部经理杨凡表示,规划实施了40万吨每年丙烷脱氢项目,但目前园区只有一家供热企业,因此公司的需求量和它所能够提供的蒸汽相差很大。尤其是到了供暖季,更不能提供给公司所需要的蒸汽。因为蒸汽供应不足,项目建成投产之后,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企业转型升级项目的实施。

随后问政记者电话联系了沾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没有向他们反映过它这个问题。园区有几个大项目,建成投产以后用汽量非常大。

针对短片中出现的问题,刘长海表示,对于这个企业现存的问题是了解的,沾化经济开发区有用气企业是46家,但是有蒸汽提供能力的企业只有1家,它承担着开发区的企业蒸汽、沾化老城区的居民供暖,供暖期基本平衡。但是去年,中海精细化工由于炼化装置拆除,自身生产的30吨蒸汽没有保障了。加之去年有段时间极寒天气,为保障居民供暖加大了供热力度,造成开发区整个园区的供汽出现短缺,只能对部分企业压减供热数量,同时关停部分产能,使得部分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遭受损失,由于政府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给企业带来了影响困难深表歉意内疚。目前研究了一条暂时缓解开发区供热的办法,中海精细化工有一台170吨的蒸汽锅炉,手续完全具备,准备启用作为开发区的备用热源,在供热高峰期启用这台锅炉给园区供热。

乡村教育基础落后

沾化区:通过一系列措施改善学习环境

记者走访了沾化区多所幼儿园、中小学发现,乡村学校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和城镇学校存在较大差距。

在沾化区古城镇沙洼社区幼儿园,校舍是以前小学的教室,室外活动区域较小,室外活动设施,仅有滑梯。记者又来到班家幼儿园了解到,该园仅有两个教学班级,和沙洼幼儿园一样,厕所是板房搭建。而在沾化区古城镇王见南小学和文峰小学,教学楼在前些年都进行了改建,但是学校操场很是简陋。

相比这些,家长们更担心的是教孩子们的老师。

“上了三年级之后,又换了老师了,语文也换了,数学也换了,三年换了四个老师,你说孩子还怎么学?” “我家孩子去阳信上学了,阳信老师教得好。”学生家长说。

在沾化区黄升镇,因为原先的小学校舍陈旧,多所小学都合并到了黄升中学驻地。记者看到,学校西门用围挡围住,有施工人员正在进行施工,现场较为混乱,幼儿园的门口附近堆放着许多建筑材料,教学区域和施工区域并未分离。而在学校西侧,空地没有进行硬化,同样较为混乱。

在沾化区冯家镇,幼儿园和小学较为分散,班级较少,校舍陈旧,操场设施较差,体育器材单一。

针对短片中反映的问题,刘长海表示,今年通过政府、社会资本方融资5.2个亿,建设5所学校,24个学校的操场和7所学校的教师公寓、学生宿舍,特别是农村教育的问题,将通过一系列措施,来改善孩子们的学习环境。

沾化区教育局局长丁明新也对短片中反映的问题给出了回应,近年来,沾化区区委、区政府非常重视教育工作,农村学校存在不足,我们在努力补齐短板。10天内,将解决沾化黄升镇中学校门口施工混乱问题,而学校西侧空地则用于建造学生公寓的场地。就幼儿园问题,将通过财政资金、加大条件的改善和设施的配备来改变;还将通过社会化的手段,运用社会的力量来融资,改善幼儿园的条件。今年,通过债券资金已申请九千万的资金,有9所农村幼儿园正在改造,建的是比较高的标准,会对幼儿园的条件有一个大的提升。

43年老桥从“连心桥”变成“堵心桥”

沾化区:争取在汛期来临之前完成维修加固

2020年3月份沾化区率先启动城市品质提升三年行动,逐步形成了以徒骇河为轴心的“一水两岸、水天一色”地标性景观带,城市品质提上来了,那农村又是怎样的现状呢?记者沿沾化区徒骇河城区段继续南下,却发现在泊头村与刘家村之间高耸着一座危桥,桥面坑坑洼洼,满是裂缝,过往车辆更是胆战心惊,严重影响群众人身和出行安全。

在沾化区泊头镇,泊头村与刘家村仅有一河之隔,这条河就是徒骇河。徒骇河流经沾化区,为沾化区提供着灌溉水源,起点是大高镇流钟村,终点经滨海镇暴风站进入渤海,长度89千米。河上的这座桥建成于1978年,距今已经43年了。历经40了多年的风风雨雨,如今,泊头镇徒骇河桥已经成了一座限宽2.3米,限载5吨的四类危桥。虽然,各级相关部门曾经对这座桥进行过修补,但桥面上仍有一些窟窿。部分桥墩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开裂,主梁上的水泥有脱落,打着钢板。来往车辆战战兢兢。村民说,一匹拉苇子的马,蹄子踩到缝里把小腿都折断了。虽说限高限重的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过往群众的安全,但是货车却需要绕道十几离地过河,增加了出行成本,影响了两岸经济的发展。

刘长海表示,对于这座桥的情况他是了解的。从现状来看,它属于危桥,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2018年以来,全区改造了40多座危桥。2021年,计划改造12座农村危桥,这座桥就在计划改造中,预计3月底完成设计,5月份进行招标,10月份完成,争取在汛期来临之前完成维修加固。沾化区交通运输局局长李建青补充说,2014年这座桥被评为四级危桥,2016年专家进行了二次鉴定,且每年都进行了加固维修。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