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电视台
鲁北晚报
消息牛
掌握滨州
2021年09月14日 09:46来源: 鲁北晚报作者:张卫建 张迎宾 张曦
查看数0

他,是滨州第一代交通警察。

从1978年参加工作至今,他从未离开过马路一线。

他号称“铁人”,先后经历四次大手术,胃部已全部切除。

他数次被下病危通知书,最严重的一次,心跳呼吸全无,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后被抢救回来。每次术后出院,他总是第一时间返回工作岗位。

今年11月,他将光荣退休,却每天依然坚守一线,他说要“值好最后一班岗”。

问到他为什么这么拼命?他说:因为热爱。

他叫刘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滨城区大队一中队一名普通民警。在平凡中,闪烁着光辉。

还有不到两个月,刘凯将迎来自己60岁生日。这也意味着,退休的日子越来越近。

“高龄”,病体。按说,刘凯有资格,也应该歇一歇了,但他没有。

每天早晚的高峰岗,路口少不了他认真消瘦的身影;24小时值班的巡逻、查处酒驾,他从来没有半点马虎。

同事们说刘凯太拼,太认真,他说:“要说认真,老一辈公安人给我们做了表率。”


>>>怀揣理想 见证发展

1978年12月,刘凯来到刚成立不久的惠民地区公安处交通民警队,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地区交警队是1978年上半年成立的,我报到时一共还不到20个人,我算是滨州第一代交通警察。”刘凯说。

选择民警这个职业,刘凯是受了父亲的影响,“老人是一名老刑警,从小就羡慕父亲一身警服,既帅气又威严,更重要的是守护人民群众平安。”

那时的滨州市区,主要路口就三个,黄三渤七,黄二渤七,黄四渤五,“当时市区就这三个交通岗,按照附近的主要建筑,分别叫三八岗、影院岗和车站岗。”刘凯说,“那时就这三个路口有人工控制的红绿灯,通行主要是看民警手中的交通棒。”

从交通棒,到人工控制的红绿灯,再到如今的智能交通信号控制系统,刘凯见证着滨州道路交通设施的巨变。

20世纪90年代,刘凯曾经参与滨州主要路口的交通施设规划和维护,“那时候信号灯还是安装灯泡的,越是高温和雨雪等恶劣天气越容易出问题,在我记忆里,刘凯老兄无论严寒还是酷暑,骑着三轮摩托车奔波在各个路口,执勤,更换交通设施,感觉他一直就是忙忙碌碌。”同事韩志国说。

在道路交通标线施划中,刘凯挨个路口跑、挨个路口扯着尺子量,回来再在纸上手绘,老城区的路口再熟悉不过,也倾注了他的感情,“这是当年的黄五渤七路口,那时候一条路才20来米宽,你看现在,50多米宽的公路,当年谁能想到滨州发展成这样。”刘凯动情地说。

>>>无“胃”无惧 初心不改

眼前的刘凯,身形瘦小,眼眶深陷,谁能想到,当年他也曾是一名健壮帅气的小伙。

“我身高1米68,原来体重一直在150斤往上,最重的时候167斤,现在才90斤多一点。”刘凯说。

改变,从1988年开始,那时正值市区交通设施改造的最后阶段,刘凯几乎天天盯靠在改造现场。

那年的一个傍晚,刘凯在下班返回队上的路上,突然胃部剧痛,心慌憋闷得走不动路,一名过路群众把他扶到原来的黄河三路行署门诊,医生一检查就感觉病情严重,马上联系了人民医院急救车辆,经诊断为胃部出血,经过10多天住院治疗才得以康复。按说,有了这样一次经历,刘凯对身体应该更加注意,但忘我的工作习惯,让身体落下了病根。

1989年,还是一天下班路上,刘凯又一次感觉腹部疼痛难忍,“和上一次不一样,感觉整个肚子里都热乎乎的,我感觉情况不大好。”上次出院时,医生告诫他一定要多注意身体,如果出现腹痛的感觉,一定赶紧就医。他赶紧往单位赶,结果刚到传达室,就一头栽倒在地。经过6个小时抢救,刘凯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内脏大出血的他,在这次手术中,胃部的三分之二被切除。

最惊险的一次,是在2016年。当时刘凯因脑血栓住院治疗,期间胃部再次大出血,当时内脏止不住血,呼吸心跳全无,医生甚至都准备放弃了。“事后我才知道,当时真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抢救的,医院竭尽全力。我是昏迷了5天后恢复知觉的。医生说,如果术后7天不醒,可能再也醒不了了。”说起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刘凯满是淡定的笑容。

经过4次大手术,5次小手术后,刘凯的胃全部切除,现在食管是人工的,十二指肠的一段承担了胃的功能。因为供血不足,还导致了脑梗、心梗等一系列病症,一个曾经英俊帅气的年轻交警已经被病痛折磨得完全脱了相。

每次住院,医生都劝刘凯必须把工作暂时放一放。但每次手术后,不等完全康复,他就又回到自己热爱的岗位上。“一般出院后我就是休息三五天,2016年那次时间最长,休息了半个月。”刘凯说。

>>>老骥伏枥 壮心不已

现在的刘凯,每天依然像一名小伙子一样在战斗。没人对他提太多要求,他就按照高标准要求自己。

上班每天早到晚退,和年轻同事一起加班加点,高峰岗、路面巡逻、违法行为查处,到处都是他的身影。

“领导说过好多次让我在家休养,但是我不愿意闲着,而且大队上警力这么紧张,我想我回来多少干点,能分担一点是一点。”刘凯说。

手术后刘凯食道反流严重,导致很快就会恶心、心慌,每次吃饭只能少量进食。每天,备上一瓶红茶上班是他的习惯。原来,反流引起的烧灼感异常难受,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就喝一口红茶顶一顶。

别人在后面呼喊刘凯的名字,他现在很少猛然回头,“胃没有了,十二指肠被提起来,一转身就扯得疼。前两年经常忘了,结果一转身就钻心的疼。”

2020年冬天,一次雪后值夜班时,他不慎摔倒在办公楼下,疼痛难忍的他自己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是尾骨骨折,医生让他回家静养。结果他谁也没说,但每次出警时他坐在警车上总是用手撑着身体,同事们看出异样,一问才知道是骨折了。

虽然每天都在硬撑,但毕竟年龄和精力摆在那里。去年,因为同事临时有事,刘凯连续值班四天三夜,最后他实在撑不住,用了半个月时间才恢复平时状态,“有时不服老还真是不行。”刘凯说。

在问到为什么这么拼命时,刘凯说:“还是因为热爱吧,从没上班时就喜欢这个工作;上班了又从事这个工作,真的是热爱。”

为了工作,把身体都拖成这样了,值吗?“我觉得值!43年我坚持在一线,我很自豪。”刘凯说。

还有不到两个月就退休,同事们都替刘凯高兴,“我是真心疼他,也确实该好好休息了。”和刘凯并肩工作了40年的老同事、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滨城区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刘希平说。

随着退休时间进入倒数,刘凯更加珍惜现在的每一天,“值好最后一班岗。”他坚定地说。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