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电视台
鲁北晚报
消息牛
掌握滨州
2021年01月07日 09:55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徐志强 穆晓娜
查看数0

2021年1月5日11时23分,迎来“小寒”节气。小寒,农历二十四节气中倒数第2个节气。此时节,也是一年中最寒冷的“三九”时段,“滴水成冰手难舒”。

然而,在这样“冰上走”的寒冬里,50多岁的老赵和他的两名同伴,在鲁北这片近百亩的藕池中,在刺骨的冰水中,穿着橡胶工作服,腰上缠着冲冰水枪,趴在水中,艰难前行,双手也在泥中不停的摸索着,也或是低头整理刚挖出的白藕。

太阳升起,阳光照在身上,却也没有驱散刺骨的寒意。藕池的四周,高高的芦苇杆,随寒风肆意舞动。挖藕师傅们弯腰苦干,仿佛一说话、一起身,身上仅有的热气就会被吹散。四周冷冷清清,只留下风从耳边吹过的“呼呼”声,寒意阵阵。

“今年冬天真是特别冷,你看砸开的那些冰,有一扎厚。”老赵指着藕池边,20多公分厚的冰块说到,“哎!越冷越麻烦,冬天本来天就短,还要花时间砸冰。”

2021年的第二天,老赵和他的同伴们便开始下水挖藕了,然而他们还要在这冰冷的泥水中继续干上一两个月。披星而出,戴月而归,在他们身上也不是玩笑话,整整一白天,他们能坐下来歇歇的空儿,也仅有中午吃饭的那点时间了。

天很冷,水很冰,泥很深,挖藕师傅们趴在水中,有时脸甚至要贴近水面或是冰面,而每挖出一段藕都要费很大力气。但相比起来,最难的还是冬日的寒冰。“又脏又累,还冷,人家年轻人可不干,也就是我们干这个。”整理着刚挖出藕,老赵无奈的说道。

天寒地冻,即使砸开的水面上,依然漂浮着大量碎冰,挖藕师傅们不时用水枪将身边的碎冰冲开,也是将莲藕周围的淤泥冲开。“今年收藕的价格还不错,工钱一斤也能给到7毛钱,一天干下来能有三四百吧。”老赵说,“这都是拿命换的,老了全身是病,现在一到晚上就浑身酸疼。”

近百亩的藕塘,因为这些挖藕人的辛苦劳作,换来了我们餐桌上的鲜美白藕,这也为我们寒冷的冬日带来了许多暖意。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