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bzcmwtg@163.com
2018年11月09日 08:56来源: 滨州传媒网作者:
查看数0

当年地处老北镇的地委行署两大院以及周围许多机关单位,提起刘湖南刘医生几乎是无人不知没人不晓。几十年来,他救助了多少危重之病人?他曾解除过多少患者之痛苦?茫茫岁月已无从计算,但人们忘不了的是他那身披白大褂矫健熟悉的身影,人们更忘不了他那始终微笑亲切的脸。近日,笔者有幸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刘医生,刘老依然是高挑身材,步履稳健,一头白发纹丝不乱,面色和润舒展,一双慈祥而微眯的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烁有神,谈吐低沉温和,思维敏捷,精神矍铄。算起来,老人已是米寿之年了。

1930年刘医生出生在惠民县何坊乡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在他的儿童时代,家乡就是渤海军区及渤海行署驻地。从小耳濡目染使他懂得了共产党才是救国救民的,八路军就是老百姓的队伍,少年的心如此向往。中学一毕业,他就考上了渤海军区卫校,学业完成被分配到了渤海军区第二医院,正式成为了一名解放军医护人员。经过短期培训,他就走上了战场,参加了济南战役外围的一系列救护伤病员的工作。战役胜利结束后,他随着大部队,辗转接收了部分国民党军队的医院。这期间,他不仅积极圆满的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其业务水平也在实践中得到长足进步,因而荣立了三等功,并且在共和国成立前夕光荣地加入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1954年,他所在的部队医院集体转业,交地方管理。1955年分配到北镇农校,1962年调到惠民地区卫生局保健科,负责地方主要领导的日常保健工作。具体工作地点就是在行署门诊所。当时的门诊所十分简陋,缺少必要的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但门诊所的任务却十分繁重,服务范围不仅包括地委行署两大院,同时辐射到周围几十个单位和机关。刘医生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始了他长达几十年的行医门诊工作。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对业务精益求精,对病人尤其和蔼可亲。渐渐地人们都知道门诊所来了一位慈祥的大夫,找他看病心情舒畅,大家都愿意找他问诊。但门诊所最初的工作并非那么规范,有的医生还习惯于在办公室坐等病人。有一次半夜三更,一位久病在家的老干部突然病情发作,来门诊所求救。当时的值班医生却因为各种原因没去现场,因而延迟了向医院及时转送,病人转院后不久就去世了。尽管最后的病因并非因为延误所至,但如果医生能及时到达现场至少会给病人家属带来安慰,而不至于留下无穷遗憾。这件事使刘医生感触颇深,他绝不允许这样的遗憾再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坚决做到无论何时,患者随叫随到。半夜三更出诊更是家常便饭。

几十年来他习惯了每天睡觉前必须把出诊包放在身边伸手可及的地方才能入睡。他时刻不忘自己的职责,时刻不忘那些需要他的病人。对待患者无论是地区最高领导还是普通干群,或者乡下百姓,他都是一视同仁,始终温和的与病人交流,耐心询问,认真诊断。逢年过节,当人们忙着去领导家拜年,或亲朋好友之间串门时,他却只去患者家走访。他更关心那些曾被他治疗过的病人,关心他们常常胜过自己家人。当时的医疗条件比较落后,门诊所更是设备简陋,没有大医院的诊疗器械和名医,出诊只能凭借有限的器械和自己的实践经验,凭借对病人的真心关爱和坦诚交流。由于他常常是最早到达现场的大夫,需要在第一时间里对病人做出正确诊断。能处理的他马上处理,不能处理的他也一定及时地为患者提出建议并指出治疗方向。一次,他出诊一位银行干部的家属,虽然患者和其家人都认为只是普通的长期咳嗽,他经过诊断,却发现病人可能患有严重心脏病,而且比较危险了。于是开了点药,并建议家属尽快去省立医院检查。到省医院一看与他诊断的完全一致。于是立即住院治疗。类似这样病例他已记不清有多少了。至于那些头疼脑热的常见病他更是不辞辛苦地奔波往来于患者之间。

电影院一位职工的女儿在微信里回忆到:“我们家和刘医生在66年就相识了。源于我的大弟弟患有癫痫,一发烧就到38度多,浑身抽搐,牙关紧咬,甚至窒息。每次遇到情况都是赶快奔向刘医生才化险为夷。我妈经常说‘刘医生就是咱家的救命恩人啊!’如今我父母虽然都不在了,但是刘医生刘叔叔的大恩我们全家人永远不会忘记的。”这一段回忆朴实感人,但当我向刘老提起此事时,刚刚还头脑清晰的他居然记不太清了。也许,这样事例太多他无从记起。老广播局的李大姐也在微信里这样叙述刘医生:“刘医生去谁家串门都带着听诊器和血压计,我爸爸就经常受益。”她还回忆起有一次“儿子发烧,我带他去门诊所看病,刚看完我排队取药,突发低血糖。儿子赶紧跑去找刘医生,说刘爷爷你快点我妈妈又病了……结果刘医生忙前忙后,给我开上药,亲自陪我去治疗室静推葡萄糖,又打电话让单位来人接我。好感动啊,永远也忘不了。”这件事我无需再问刘老了,他很可能还是记不清。做一件好事两件好事或许还能记得,做了成百上千件好事的他还会往心里去吗?治病救人一天两天,几十年,一辈子,天天如此,可敬的刘医生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职业的。

不仅如此,他更不会利用工作之便为自己谋取利益。他曾为地区主要领导做过多年保健,认真负责,领导满意,彼此熟悉,关系融洽。如果他借此向领导提出一点要求,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他的儿子从小热爱艺术,却被分配到工厂里,为此儿子多次希望父亲能通过关系帮他换换工作,然而父亲从未应口,为此儿子还以为父亲不好意思求人。一次,有一位副专员升调省里工作,离开前走访到他家,边告别边感谢他这些年来的辛勤工作,主动提出有什么困难可以帮他解决一下,刘医生微笑送客,却始终不提一字。那一回,儿子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从此踏踏实实依靠自己努力奋斗,反而闯出了一片新天地。多年后他终于明白了父亲的用心。

1991年,刘医生在机关医院院长的位子上离休。别人退休后往往就开始了新的生活,休闲养生,含饴弄孙,少与社会接触了。而我们的刘医生却一刻也没有真正休息过,他始终忙忙碌碌着,出诊,看病。有时是机关医院遇到重大病例,疑难病症需要老院长出马,更多的是患者慕名找上门来。他一如既往地热情接待病人,为他们诊断开药,给他们更合理的建议。刘老和患者之间彼此熟悉,相互信任,如同家人一般,这样的医患关系弥足珍贵,黄金难买。有时,彼此不用见面,几个电话就解决了问题。确切的说,他更像是一个大众的家庭医生。

离开了医院的医疗设备,他更多的是凭借自己多年的行医经验给患者看病的。随着现代化医疗设备的不断增加,人们对先进的医疗技术趋之若鹜。反而减少了对患者躯体和心理感受的关注。而刘老对此却从不迷信,他更相信临床实践和对患者的关心交流。早在几十年前,他就曾对风行一时的打吊瓶治疗方法持怀疑态度。他认为,由于患者身体素质各不相同,因此同样的病也要区别对待,否则将会给患者带来严重副作用。他主张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给病人少用药,少打针,依靠患者自身抵抗力会取得更好效果。然而当时一般人是很难理解他这种治病理念的。人们往往迷信药物迷信打针,事实上,多年的临床实践他也亲眼见证了不少患者因此致残丧命的病例,因而他从怀疑到坚决反对给病人随意挂吊瓶。几十年后,国家医疗权威部门才正式发文限制了这种单一治疗方法。

多年的行医经验还使他深刻认识到,祖国的中医是一座博大精深的宝库,因而离休后他的临床实践更多的是向中医靠拢。他还总结了三条:一是便宜,普通百姓人人能用的起。二是安全,副作用很少。三是见效快。对症下药,往往几副中药之后就可立见效果,他处处在为老百姓着想。

有一个小孩得了一种难治愈的肺炎,其父母带着他跑了许多医院,连北京的儿童医院都去过了,却始终治不好。无奈之下,父母打听到了刘老,前来投医,刘老经过诊断,只开了几副中药,花了很少的钱,立刻控制住了病情,效果很好。孩子的父母喜出望外,四处张扬,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更多的患者慕名前来。小儿感冒是一种常见病,令家长十分头疼。刘老对此潜心研究,经过长期临床总结出一套十分简捷有效的治疗方法。花钱少,见效快,孩子不受罪,大受家长们欢迎。一些大一点的孩子常点着名要找刘爷爷看病,说刘爷爷和蔼可亲,还说刘爷爷看病不打针。直到今天,离休多年的刘老面对络绎不绝的各种患者,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耐心询问精心诊断。不过麻烦事还是随之而来了。刘老看病是绝不收费的,这是他一贯原则。但看过病的患者却过意不去,执意要表示,不收费那就送礼吧。而礼物同样拒绝,于是双方之间常常是送礼,拒绝,再送,再退回……此情此景再次告诉人们,无论社会多么发达,也无论医术多么先进,人文的关怀永远是第一位的!

刘老坚持把患者的礼物尽数退回,绝不通融。有一个患者不知什么时候趁刘老不在家,悄悄送来礼物和一千元现金不告而别,也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这可让他为难了,情急之下,他把钱交到了有关部门,辗转救助了当地的贫困学生,刘老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他也在想一个怎样才能既给患者看病又不让他们送礼,两全其美的办法。恰好一个懂他的患者,知道刘老不收礼,别出心裁给他送来了一副对联要贴在他门前表示感谢。书法苍劲优美,字句充满赞誉:一片丹心义务问诊,两袖清风拒收礼品。谁知刘老同样谢绝了。他说我义务问诊既然不为利,更不会为名了,要像雷锋同志那样去为人民服务。语言平淡朴实却如此振聋发聩。什么叫淡泊名利?有的人把这句名言天天挂在墙上,却夜夜想着追名逐利,甚至不择手段。再看看我们刘老的作为,真是天壤之别!一个人能活到如此境界,那是何等的潇洒,何等的超凡脱俗。

不过这副对联也给了刘老启发。他于是找人重写了一副贴在门上。上联:党员医生。下联:义务治病。横批:学习雷锋。言简意赅,简洁明了,一展胸怀。刘老的家里没有一副锦旗,更没有患者的感谢信之类,因为任何包装对他来说都是多余的。然而,凡是认识他的人,被他诊疗过或与他接触过的人(有多少人家是一家三代甚至四代都被他诊疗过的),提起刘医生无不异口同声啧啧称赞,那是人们由衷的赞叹,是胜过任何锦旗和荣誉证书的。如今,刘老虽然年事已高,还要照顾卧床不起的老伴(老伴也是一位有口皆碑受人尊敬的医生),但他从未停下治病的脚步,他已经停不下了,因为患者需要他,他也需要患者,治病救人让他体现了自己的价值,忙碌之中他也收获着助人为乐的愉悦,收获着身体的健康,收获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实在仰慕和惊讶刘老身体如此之康健,禁不住几次探询老人的长寿秘诀。例如,有无好的生活规律,有怎样的健身方法以及如何养生等等。回答竟是:一切顺其自然从无刻意。有点失落的我心犹不甘地凝望着刘老那气定神闲和蔼可亲的脸,霍然,眼前跳出四个大字:积德行善。是啊,仁者寿!中国这句千年古语蕴含了多么深刻的哲理呀。

当我依依不舍将要离开老人家时,望着仙风道骨般的刘老,脑海里却忽然闪出一副神奇的画面:一只传说中的七色鹿,身背红十字药箱,无声地穿梭在茫茫众生之间,没有喧嚣,没有轰轰烈烈,默默地传播着仁爱和健康……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