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传媒网首页 设为首页

北镇影院的故事

2017-03-03 08:45 来源:鲁北晚报-滨州传媒网

摘要: 大概四十岁以上的老北镇人都会记得,位于市区渤海七路黄河二路路口的老北镇电影院,是那个时代北镇最重要的娱乐场所之一。它不仅仅是一个放映电影的场所,更是我们快乐的童年回忆

推荐关键字 北镇影院

大概四十岁以上的老北镇人都会记得,位于市区渤海七路黄河二路路口的老北镇电影院,是那个时代北镇最重要的娱乐场所之一。它不仅仅是一个放映电影的场所,更是我们快乐的童年回忆。

电影院始建于1952年,座西朝东,前门面有两层楼高,北镇影院四个大字高高的立在最顶上,下面是经常更换的电影宣传画,沿五六层高的台阶上去,有两根柱子,柱子后面就是三面正门,进去是一个不大的前厅,左右有两道挂着黑布帘的门,里面就是放映大厅了。大厅里都是长长的连椅,放映室在前厅的楼上。我们老商业局大院正对着电影院,每到晚上,院子里的孩子们就结伴到电影院门前转来转去,一是那儿人多热闹,可以在门口玩;二是随时可以找机会混进去蹭电影看。最美好的时刻就是爸爸妈妈领着我和姐姐一起去看电影,全家齐上,每一次都如同过节一样的快乐和兴奋。不过那样的时刻却是少而又少,更多的时候还是我们结伴在影院门口游荡。尽管一张电影票只有一毛钱,但对我们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而电影院偏偏离我们太近,电影的诱惑又如此之大,尤其是上演战斗片的时候,真把我们急得上蹿下跳,所以这时候我们总要千方百计混进电影院去。

电影院职工宿舍的小院子,大门就在影院正门的南边,电影结束的时候,观众就从这个大门出来。在电影大厅的西南角也就是职工宿舍的西北角有一个厕所,这个厕所连通着影院大厅,是职工和观众共用的。它成了我们偷渡进影院的最佳通道。偷渡方法一:当第一场电影结束时,跟着涌出的人群迅速藏入厕所里,忍受着臭哄哄地气味,等第二场开始后黑了灯再溜出来。但这个方法用了几次就很快被发现,再散场时他们实行严格的清场,尽管厕所里面臭不可闻,也无处可藏了。偷渡方法二:翻墙。由于厕所是在演出大厅的外面,西边只是一道不太高的院墙,从院墙翻过去,直接跳到厕所里,然后进入大厅。但这方法必须要等到影片开始后,大厅内黑了灯,方可实行,因此很多影片的开头只好错过了。然而不久这条线路也被发现,他们在墙头上架起了密密的铁丝网,连只猫都钻过不去了。一计不成,再施它计。我姐姐的同学崔姐,老局长的女儿,非常聪明,学习很好,画画特棒,一天她居然临摹了一张惟妙惟肖的电影票,我们几个好奇地跟在她后面,看她把假票递到检票员叔叔手里,那一刻我们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上,检票员却什么也没发现,接过票看了一眼撕去票根还给她,于是她就那样大摇大摆地进了电影院,远处的我们激动得差点要喊着蹦起来。天哪,我们终于找到了最佳路线了,崔姐——真神了!她在我们眼里,一下子变得和解放军叔叔一样高大了。那几天,崔姐家里有好几个小朋友排着队等她画票呢。我当然也在其列,期间,我仔细观察了崔姐画票的全过程。她只用了一把尺子,一支铅笔,旁边摆着一张旧电影票,在一张和电影票同样大小的白纸条上,一笔一划地临摹着,不多会一张逼真的电影票就画了出来!那一刻,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呢。“票”一出来,先来的就兴冲冲地拿着直奔影院而去,来晚的继续等待。崔姐是好脾气,有求必应来者不拒,因此很是费了一番气力。我们这些小弟弟们围着崔姐那真叫一个亲热呀。然而事情很快就败露了,很可能是崔姐画得多了,“票”就不那么精致了,而且毕竟那些小孩子没几个有崔姐那样的心理素质,拿着假票就像做贼一样的心虚,从检票员面前经过,还不知是怎样的心惊肉跳呢,自然容易露出破绽,于是两个小家伙被当场识破,人赃俱获。影院发现假票,如临大敌,十分重视,顺藤摸瓜,“案件”很快告破,但当他们发现只是一些小孩子,而且还是邻居单位的熟人时,只转告了家长一声就不了了之了。但家长却不干了,谁也不会想到一向和蔼慈祥的老局长居然怒气冲冲地对他心爱的女儿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震惊了所有的人,据说,当时我姐姐就在旁边吓的大气不敢出,崔姐更是张口结舌,连眼泪都吓回去了。老局长掷地有声:弄假票就是占国家便宜,占国家便宜就是贪污!绝不允许有下次!那场景,不要说现场,就是我们过后听说都吓得胆战心惊!感到对不起崔姐,还忽然觉得让慈祥的老局长发这么大火肯定是我们做得相当糟糕了。这一巴掌,把我们想用假票看电影的念想打得干干净净!真比那密封的铁丝网,比那彻底的清场还令我们来得绝望呢!

但无论怎样,我们对电影的渴望始终没有停止过。新的故事片、战斗片总是不断地上来,那诱惑是无法抵制的,只要一有机会,依然是想方设法混进去的。我姐姐一个很要好的同学她爸爸就是电影院放映员,她们家就住在电影院南边一排小平房里。一次姐姐的这个同学约我姐姐去她家写作业,当时电影院正上映一部很好看的故事片,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非要跟着去玩,姐姐拗不过我,只好带我去了。她们哪里是写作业呀,就在家里玩,看小人书,跳皮筋。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姐姐和她的同学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什么,姐姐就叫我快回家吧,我哪里肯,无论她们怎么说,我就是不走。最后连同学的妈妈都看不下去了,说:“嗨,瞧你们两个当姐姐的,人家孩子不就想看场电影么,怎么?就光兴你们看那。”阿姨把话一点破,大家都笑了。她俩是苦笑,我是开心的笑。其实姐姐也不是真心要赶我走的,她大概觉得自己蹭看电影已经挺难为同学了,再带个弟弟就太不好意思了。现在阿姨这么说,她也乐得顺水推舟。我们在她同学家里一直隐藏到天黑,等大厅里响起音乐开始放片子了,我们才从容不迫地摸黑进入大厅,还好,屏幕上演员表还没放完呢。其实进到大厅里并不等于万事大吉了,要想安稳地看完一场电影那可不容易。当然,如果是内部有人送进去,保险系数就大多了。但若是自己偷渡进去的,那始终都是不得安宁的。假如是一场普通电影,观众不很多,场内多空座,这时只要赶紧坐进去基本上就安全了。但如果是好一点的故事片观众座满,这时只好站在过道上,或者是到最前面的空地上蹲下来看。这一下就完全暴露在外面了,如果遇上负责任的叔叔,随时会把你驱除出去。往往是正看到高兴的时候,忽然就过来了几个大人,一查没票,于是拽着衣袖往外赶,小一点的吓得哇哇大哭,大一点的就乖乖地跟着出去,一边走还一边不住地回头看屏幕最后一眼,那种沮丧的,依依不舍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在那里面看了多少电影已经记不清了,银幕上的英雄人物更是数不胜数,然而这个电影院真正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那几个在影院里工作的大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放映员小毕叔叔。小毕,个子不高,年轻力壮,两只眼睛滴溜圆,随便一瞪蛮吓人的。他对工作认真负责,自然也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的头号敌人。我们躲进厕所或翻墙进去,若被他发现必穷追不舍,被他抓住便毫不客气地提着领子拽出去。当然抓住的毕竟是少数,因为我们行动一次至少四五个甚至七八个,小毕纵然有三头六臂也抓不过来的。那些反应迟钝的做了俘虏,剩下的就会趁机钻进连椅下面或躲在大人身后,待平静下来,再露出头看电影,但不可大意,因为小毕经常会杀回马枪。尽管如此,大家公认小毕战斗力最强,工作效率最高,因此只要是他在值班,我们就尽量打消去冒险的念头。

还有就是老牟,个子高高瘦瘦的,十分精干,动作利落,奔跑迅猛,常常追得我们魂飞魄散,而且他记忆力特强,往往几个回合之后,对我们这些经常偷入影院的孩子们就认识个八九不离十了。只要我们在电影院门前一闪,他就十分警觉并严加防范了,这让我们难以下手且十分头疼,哪怕遇到再好看的电影也只能在门外顿足捶胸而已。

当然,影院里不光有凶神,还有美女,而这个美女使我第一次见到了比电影明星还要漂亮的真人。有一段时间,影院售票窗前忽然经常地排起长队,而那段日子并没有很好看的影片上映,一打听,原来是影院来了个非常漂亮的售票员。嗬,她究竟有多漂亮,竟引得人们趋之若鹜?这当然引起我们好奇,于是也跟着排队的人们挤到售票窗口一瞅,哇,眼前一亮,里面果然端坐着一位画一般的美人!隔着窗口有些模糊更显一种神秘感,加上后面人头攒动容不得你细看,那种朦朦胧胧的美深深震撼了心灵。那一阵子,大家不去讨论什么故事片了,主要的话题全是这位漂亮的售票员。直到后来她走出售票窗口,站在大门前检票,我们才见到了身材不高的她的全貌,漂亮自然是漂亮,但她身上震撼人的光环已经渐渐退去。

小孩子总是善于模仿的,电影看多了就要去学。姐姐喜欢电影插曲,像《刘三姐》《红日》《苦菜花》《地道战》等影片上的歌曲,她都能唱下来。我们男孩子呢,喜欢模仿反派人物的说话,像《无名岛》里的敌情报员联络密语“地瓜,地瓜,我是土豆”;《红孩子》里的敌军官喝醉了说醉话“你不吃,我吃”。《小兵张嘎》里的胖翻译官“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花钱,别说吃你几个烂西瓜。”罗金宝大叔的“别看今天闹的欢,小心将来拉清单。”等等。

不光学说话还要付诸行动呢。一次,看完了电影《江姐》,我很好奇敌人的老虎凳究竟有多么厉害,就找来了一条长板凳,还有几块砖头。说好了我当特务头子,弟弟当打手,姐姐当江姐。姐姐一听说当英雄江姐就毫不犹豫地坐到了“老虎凳”上任我们捆绑。一切就绪,先垫上一块砖,审问开始了。我厉声问:“说,共产党在哪里?”“不知道!”姐姐回答的声音十分响亮,边说还轻蔑地看了我们一眼,一脸的凛然,进入角色了。我装作气急败坏地说 :“不说,来人加砖。”弟弟立刻塞到姐姐脚下一块砖,腿是真绑在凳子上的,砖往里一塞,就发现姐姐脸色一变,继续审问,“你说不说!”“不说!”姐姐咬了咬牙,她真把自己当英雄了。“好哇,就再加一块。”弟弟听到命令拿着早准备好的砖头兴奋地往腿下塞,谁知还没等填进去,姐姐就疼得大叫起来,“不玩了,你们来真的呀。”我和弟弟却意犹未尽,“才三块就不行了呀?”弟弟还激说:“真到敌人牢房里你肯定是叛徒。”“哼,叛徒就叛徒。快给我解开,不玩了。”姐姐大概发现上我们当了,无论怎么说也坚决不干,最后几乎要翻脸了,结果大伙不欢而散。

 

(责任编辑:贾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