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传媒网首页 设为首页

记忆中的单车岁月

2017-03-24 09:09 来源:鲁北晚报-滨州传媒网

摘要: 单车俗称自行车,在过往的生活中,给人留下很多美好的记忆,那些青葱岁月里的影像,会在某个闲暇的时段,帧帧回放,飞奔而过

推荐关键字

单车俗称自行车,在过往的生活中,给人留下很多美好的记忆,那些青葱岁月里的影像,会在某个闲暇的时段,帧帧回放,飞奔而过……

十五岁那年的一天傍晚,家里突然来了一位姐姐,高挑的身材,长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一双湖水般清澈的眸子,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充溢着少女的纯情和青春的风采。她像一杯“女儿红”,让一个少年瞬间沉醉。萦绕在男孩梦里的那个影子,形象、具体又美丽。以至于多年后,遇有乌发柔顺的女人会有莫名的好感。

初见到那位姐姐,十五岁的我第一次乱了方寸。突然发现,家里最上台面的大方桌上,如此杂乱,茶具、饭碗、筷子、香烟,那么不合时宜的摆在上面。手忙脚乱地一通收拾,站在一边,侧着身形,伸长着耳朵,冲洗着茶具,心思却捕捉着母亲和她的谈话的内容。

原来这位姐姐名字叫招娣,是外乡镇一位远房亲戚,在天津打工,坐过路车回家,到我们乡镇,就没有回她乡镇的车了。想起了这门亲戚,打问着到我们家,说家里有事,希望能把她送回去。

父亲在单位还没下班。母亲看了我几眼,没说让我去,只是客气礼让着人家喝茶,安排吃饭。我脸涨的通红,话却豪情万丈,主动请缨,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娘显然很不放心,觉得我还小,再说那个乡镇离我们家有近六十华里,天已经快黑了。看到娘还在犹豫,我快速地换了一件干净的衬衣,因为着急,连纽扣都错了位置,推出自行车,检查了一下车胎气压,有些迫不及待催促着,像是和这位美丽的招娣姐姐赶一场单车旅行。娘一看人家着急的样子,也只能是派我“出征”了,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我路上要慢点。

在初夏的晚风中,我这位卓越的自行车手,拿出了看家的本领,一开始使用的是难度大的慢行,突然点燃了的少年情怀,似一把火焰,燃烧的光亮绚丽,激动却不能发狂。把情绪平复,就要先把车子骑稳,让这位姐姐不必担心车技不好会有闪失。走了一段颠簸的乡村土路,拐到柏油路面上,车子轻快了许多,那唰唰的的声音,是一首青春的乐曲。

在此之前从不正眼瞧女孩子的我,用大人的口气和这位陌生漂亮的姐姐搭讪着。最不能相信的是我竟然和人家谈起了理想,说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解放军战士。估计那只是小男人的一种英雄情结,在那些交流的话语里,我清楚地记住了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好啊,当兵好,我最喜欢当兵的男人”。

几年后,自己真的成了一名军人,并且有十多年的军龄,不知道,潜意识里与那句话有没有关系。 晚风中吹来淡淡的清香,一缕发丝飘起拂在我的耳际,那位招娣姐和我说话时,带着温暖的气息,我懵懂的情怀,被女性的温存感动着,不仅激发了说话的欲望,还唤醒了小英雄气概,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车子骑行的是又快又稳。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目的地,有点抱怨这里程不一定准确,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呢。现在想来,少年的羞涩,也许是一个男人衷情的开始。总之在我的单车骑行史中,那是一次快乐的骑行,深深的留存在记忆中,分外芳香。

我家有一辆自行车,是弯把的“国防牌”。八岁那年看着伙伴中有学习骑车的,心里也痒,嗫嚅着站在父亲面前提出要学习骑自行车,父亲没拿这当回事,只是一句:“学吧”。

趁着热乎劲把自行车推出来,车有八成新,弯把,大轴。老国防车俗称大轴车,只能往前骑行,往后一打轮就是刹闸,是最不适合初学者的工具车。最初推着走也不容易,车拐子、脚蹬板直磕小腿骨。那时小胳膊小腿驾驭不了这大家伙,推着连直线都走不了。

一会儿,几个跟头下来,就把车脚蹬板和拐子摔坏了,吓的我不敢和父亲说,一向威严的父亲反而没训我。我心里打鼓,学骑车的念头暂时打消。没隔几天,父亲在外面推着一辆旧自行车回来,有点像现在的山地车,前后车轮没护圈板,是那个年代农村特有的一种加重型的组装车。前后光秃,能省的全省了,最大的亮点是停车时用一根结实的木棍来做支点,俗称“车子点棍”。这东西功能可多,既可以用来支撑自行车,还兼带防身的武器使用,方便快捷。这种组装自行车异常的坚固结实,只是憨憨的样子实在不敢恭维。车身长,尤其是上面的单梁特别长,看着难看,骑着难骑,小孩子就更难掌控了。优点呢,就是抗摔打能力超级强,抗造。另外,使用的小轮盘蹬起来比较轻,没有前后闸,要想停车,鞋底子往前轮子上一踩,“嗤”的一声,感觉脚底板发热,车速就降下来了,这制动方式绝无仅有。 父亲领着我去了村西的场院,一大帮人站在那里闲玩,像是我学骑车的启动仪式。

练了几天,跟头没少摔,进步却不大。学习新事物的心瘾大,晚上等大人都休息了,满脑袋瓜子全是骑在自行车上风流倜傥的样子,蹑手蹑脚的来到院子里,偷偷地练起来,一圈,两圈三圈……“咣铛”一声,娘腌咸菜的大缸被我这重型“车”撞毁。往前再一走,一把没搂住,又把西墙边上的简易鸡窝给弄塌了,大晚上的鸡也飞,狗也叫。终于在半个月后,我跨上了自行车前梁(腿短够不着脚踏板,只能骑在前梁上踹着踏板骑行)。虽然行走的路线歪歪斜斜,生活的高度却猛然的拔高了那么一大截子。那份神气和成就感,把个小胸膛填充的满满的。也体验出,有了站立的高度,眼光望远,才能骑行地顺畅平稳。

后来转学去了泰安市上中学、中专。那时,城市工人多数都骑自行车,一到上下班时间,城市单车排山倒海,万车奔腾,骑成一字长蛇阵,颇有大场面,大阵势。每一辆自行车就像海洋中闪过的一朵浪花,灵巧、便捷着人们的生活。单车在一段历史时期里,辉煌而壮观的行走在城市、乡村。 我住校,方便了学习,却少了很多骑车的乐趣,慢慢的,竟然远离了单车骑行。成年后,骑了一段时间的摩托车又换成电动车,后有了自己的汽车。单车在我的生活中渐行渐远,偶尔骑自行车上街,动作笨拙,还不如开车流畅,城区干脆就步行。

少年时期那些骑车的快乐,珍藏在心底,时不时地荡起快乐的涟漪。

(责任编辑:贾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