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传媒网首页 设为首页

赵先闻:兵法、画法,诡道也

2017-09-14 08:36 来源:滨州传媒网

摘要: 在鲁北晚报推出的《先闻微时空》栏目中,我市著名画家赵先闻先生,结合自己从艺40多年的经历和感悟,对我国兵学经典《孙子兵法》进行了一番解读,读来令人感慨良多,现将文章推荐给大家阅读。

推荐关键字 赵先闻

在鲁北晚报推出的《先闻微时空》栏目中,我市著名画家赵先闻先生,结合自己从艺40多年的经历和感悟,对我国兵学经典《孙子兵法》进行了一番解读,读来令人感慨良多,现将文章推荐给大家阅读。

兵法、画法,诡道也

 作为中国最古老、最杰出的一部兵书,《孙子兵法》历来备受推崇,虽然众多研习者辈出,但关于孙子兵法和艺术创作的关系,却鲜有人论及,今天,我就从艺术的角度浅谈一下个人的一些体会和感悟,期望能给大家的研究商榷一个新课题,开辟一个新方向。

 兵法画法相融相通

     《孙子兵法》,可以称之为镇国之宝,其包含了很多优秀的文化、智慧在里面。作为孙子故里,我市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果,但纵观这些年的研究和活动,我们对《孙子兵法》的研究,还仅局限于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商战,真正涉足艺术的还没有见到,今天,我们提到画法与兵法的关系,从兵法的探讨上来关照到艺术的创作,把他们之间的有机规律联系对应起来,明确告诉人们,兵法和画法是有相融相通点的,是可以相互影响的,在哲理、文化、核心、思想等方面是一样的。

     《孙子兵法》中开篇写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说明,“兵”在一个国家中是多么重要的事情,而其在首篇《始计篇》中则写道“兵者诡道也”,申明“兵”是时刻变化的,是很难让人琢磨透的,让人不知道事物的发展是趋向哪里的。

     我认为,万物一理、万物同理,对画家而言,画法也是这样的,画法也是讲求时刻发展变化的,是很难让人琢磨的。核心的最基本规则、“道”上是相同的,《始计篇》讲究开战前的策略布局,这和画家画画前的布局、草图一样,《虚实篇》讲究打仗中如何避实就虚、避重就轻,像水一样,避高就低,水只有避高,才能在低处形成自己的容量,军队只有避实就虚才能出奇制胜,同样道理,画法上也有虚实讲究,虚的东西不一定不是他想要表达的东西,而实的东西也不一定就是他的核心内容,虚实之间的变化是不一定的。

     “兵者,诡道也。”由此引申一下,我们也可以说,“画,无法也”,“画,变化也”。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孙子兵法》不是小花招,不是小技巧,他并没有着眼于小打小闹的小聪明,他讲究的是大智慧、大手笔、大战略。对于艺术家而言,在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也不应该追求于一笔一式,纠结于所使用的工具、材料和技巧,以及“点与线”“色与面”的无谓争论上,而应更多的是将着眼点放在观念、理念上,至于其他的东西,只不过是艺术创作的一个工具而已。

     通过研究,我发现,兵法和画法的联系是“形而上”的联系,兵法和“道”有关系,画法也和“道”有关系,《易经》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的东西就是指“道”,既是指哲学方法,又是指思维活动,而“器”则是具体的细微的小东西了。可以看得出,画法和兵法的联系就是“道”上的联系,就是“道”的相同、“道”的吻合、“道”的相通。

 

画家应是一个谋略家

     《孙子兵法》研究的是变化,他不是单纯地告诉你一个具体的模式,他研究分析的是矛盾、是规律,比如虚实的矛盾、利害的矛盾、布阵的矛盾、攻守的矛盾、地形的矛盾、敌我的矛盾,将矛盾的分析对立统一起来。画画也是,也存在着浓淡、干湿、虚实、大小、黑白等诸多矛盾,也是在研究矛盾的对立统一问题,分析矛盾的产生、解决等问题。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兵法和画法都是在研究矛盾的对立统一问题,都在列出矛盾、解决矛盾,都是在寻求规律、遵循规律,在“道”的层面上达到了惊人的契合和相融相通。

     当然,他们也有不同之处。一个兵家利用兵法是来研究敌我的,研究如何制胜的,研究如何指挥军队的,研究如何布阵的,讲求的是用兵的指导思想。画家看起来似乎是没有军队的,其实不然,画布就是画家的阵地,画画的工具就是画家的军队,一个画家就是一个指挥作战的谋略家,画画和打仗一样,画家必须在下笔之前谋略好自己的阵地,必须有一个布阵,调兵遣将好,处理好虚实、对比的矛盾关系,艺术家就是在布自己的阵,陈设自己所拥有的元素,包括造型、线条、色彩、虚实、开合、对比以及前后左右等,兵家将军队布置在真实的阵地上,而画家则把自己的元素布置在虚拟的阵地上。

     我们说,画的“气”“主”的趋势,就是“运兵”中“兵”的方向,只有“运兵”得当,整个画作才有运动感,才有流动的趋势,才能打动欣赏者。

 

兵法无常法,画法无常法

     在研究兵法和画法中,给我自己的启发就是“兵法无常法,画法无常法。”兵法和画法告诉我们的就是求变、求新,具体说就是要打造能够适应现代战争的兵法,能够适应现代艺术创作理念的画法,研究兵法,用兵法来指导我们的画法,就是在创立我们的理念,而不是创设某种模式,并用这种模式来指导我们的创作。

     我们知道,西方很多著名军事院校和政治家、军事家,都在研究《孙子兵法》,而他们也绝对不会局限于两千年前的情景,研究的目的也是为了解决当代的问题,我们也是要表现当代、反映当代,这种研究才有意义。

     作为一个当代的艺术家,首先要在我国浩瀚的文化宝藏中寻找适合自己的营养,并以此为汲取点,同时,要结合当代的新气象、新变化,来制定自己的发展点。

     目前,我们研究《孙子兵法》和艺术的关系只是处于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今后,我们要将其作为一个课题研究下去,开辟孙子兵法研究的一个新领域。让《孙子兵法》在艺术创作中给我们一种参照、一种营养、一种指导,并将会对艺术创作产生积极的影响,一种新的面貌。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