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传媒网首页|新闻 |滨州要闻 |爆料台 |民生帮办|专题|教育 |视频|美食|文化 |财经 |游戏 |鲁北社区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滨州新闻滨州警戒线民生帮办爆料台 山东新闻国内·国际新闻娱体新闻本网专题 政务网群
传媒网微博
官方微信滨州传媒网微信 滚动新闻

滨州航天人 正文

那些刻骨铭心的军营琐忆

2017-03-21 09:26 来源:鲁北晚报-滨州传媒网 0条评语

摘要: 当时基地正在大规模建设,经常有十几节列车的木头不知从哪里运抵漫水湾车站,最粗的直径得一米多,最细的也有三、四十公分

推荐关键字 滨州航天人

市档案馆展示的西昌基地老物件(韩立田、盖金岭提供)

危险的木头

当时基地正在大规模建设,经常有十几节列车的木头不知从哪里运抵漫水湾车站,最粗的直径得一米多,最细的也有三、四十公分。将这些木头卸下来是我们连又一项重要任务。那平板列车停泊时间有限,每次都逼得我们争分夺秒。卸车的方法极原始,就是先上去几个人把大绳套在立着插在列车上的各个木桩上,那些木桩上缠着铁丝,再拿断线钳把捆绑木头的铁丝剪断,迅速后退至另一边,喊一、二、三,下面每个班拽一根绳拉断木桩,让车上的木头自然滚下,铁轨比地面高很多,木头滚动速度很快,下面的人稍不留神,躲闪不及就会铸成大错;上面的人躲避不及则必将跟着木料一起滚下,酿成大祸。每一车木料都伴随着一次心惊肉跳。

最危险的事情莫过于木桩拉断了,木头却纹丝不动,这时就必须有两至三人手持钢撬棒将最底下最外面的那一根撬开。有一次干这活儿,我就差点儿没机会在这里写文章给大家看了。

那是个下午,夜里一场大雨,白天艳阳高照,最后一车木头了,企盼着收工洗澡开饭。坏了,桩断木头不滚。副班长嘛,理应危急时刻冲在最前面。二话不说,抄了铁棒招呼了两个战友爬上铁路,钻入车底,瞄准目标,插上撬棍,一二三,用力,木头呼啦啦往下滚,我的屁股叭嗒嗒往下坐,我的第一反应是就势侧身往后打滚,下面战友的第一反应是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身体前倾喊“啊”。

惊魂稍定,木头静下来了,我等悄然钻出车底,庆幸吧,逃过一劫。

恼人的石头

不知道什么原因,到现在也不明白,连长宋春荣为什么对我钟爱有加,经常是站在连部门口用他那能超越现如今那些海豚音歌手的嗓子大喊“一班副”,那动静儿就是睡着了也能听见,更何况是正课时间,我们班又离连部不足十五米。我对他这种越过排长、班长的领导方式虽颇有微词,但也不敢装聋作哑呀。“一切行动听指挥”这句歌词数不清唱了多少遍了,“军令如山”这四个字是从小就被叔叔舅舅这样的老兵硬生生灌进脑子里十几年了的。

不情愿地迅速整理军容,跳出门外大声答“到”,同时以正规军姿跑步上前,立正站好,聆听命令。尽管每次都是没人愿干的苦活累活,但每次都会象电影中那些尖刀班长一样心中暗喜。

这次命令如下:你带上几个人去到x号铁路涵洞下把那块大石头弄开,它挡了雨水的道儿。“是,保证完成任务”的制式口号喊完,敬礼,向左转,跑步回宿舍向班长报告。班长亲点了王佃玉、董连恒、刘怀懦、赵善明等人。等带上石匠工具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当尖刀的喜悦立即荡然无存。“嚯,我的个娘哎”,那大石头大约三米长,一米半宽,露出地面30公分,不知被水流冲刷了多少岁月,椭圆的没有一点儿棱角,但也没有一丝裂纹,凭人力两天内把它弄碎,这时候我多想念齐天大圣孙悟空啊!

大师兄既然不施援手,那咱就只能自力更生了。脱衣,抡大锤,砸钢钎,开石头。幸亏赵善明年长两岁见多识广,王佃玉上学不多经验丰富,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们个个钢钎扶得稳,石缝找得准,轮番上阵,汗流颊背,真真体验到了大寨人战天斗地的滋味。

就在太阳公公快要下班的时候,麻烦来慰问我们了。王佃玉,一米八多的大个子怂了,没劲儿了,高高抡起的十二磅的大锤没砸到钢钎上,而是落在了我的扶住钢钎的左手上。拇指甲立马青紫,一跳一跳钻心的疼痛,革命军人流血不流泪,咬牙忍着,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到现在也没人敢告诉我当时的脸色,也许都吓傻了,根本就暂时失忆了。

忘了怎么回的连队,只还记得卫生员邵明水老兄给我作了处理包扎。第二天轻伤不下火线,同志们铆足了干劲,提前半天把那个石头敲了个粉身碎骨。

 

坑人的光头

连里的理发员刘学禄,山东省高青县黑里寨人民公社人氏,中等偏矮的身材,面色黎黑,风趣幽默,擅说山东快书,不知何故,专门乐意给我剃光头,先用推子推,再拿刀子刮,光正刮不算,还要反刮,不把那个脑袋折腾得溜光锃亮就好象没有圆满完成任务而要被连长点名批评一样。

这次为了对他进行抵制,我故意好长时间不理发,直到被班长要求理发。出了我们班的门往北走5米,再往左走5米就是理发室。星期天看看没人,悄然进去,坐下。“这次给我留长点儿的平头”。“好嘞”。围上披肩,拿起推子,左手按住头顶,咔咔咔就一推子下去了,那个速度怕是面对日本鬼子开枪时也没这么快!

“坏了伙计,我又从前面下堆子了”,“不是说留起来吗?”,“嗨嗨,习惯了”。谁知道他个龟儿子是不是故意的呀?“伙计,你说咋办吧?”“明知故问,还能咋办,我继续当和尚吧,唉!”就这样,又一个油光锃亮新鲜出炉,闪亮登场。

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呀!就在当天夜里,急促的哨音惊醒了梦中人,全连轻装紧急集合。我快速穿好衣服,可帽子呢?明明每晚睡觉都压在枕头底下的,它怎么就不翼而飞了呢?屋里就剩我自己了,紧急集合又不准开灯,那个用泥土打起来的破屋子后面又没有窗户,这帽子真的是没法儿找了,但也要出去呀!硬着头皮,背起冲锋枪(那时副班长是配冲锋枪和三十发子弹的),全副武装跑步入列。

“同志们,接上级通知,有一小股土匪刚刚过去,命令我们实施追击,力争全歼!”连长操着地道的河南口音悄声命令“向右转,急行军”。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作战任务,心里怕怕的,迅速把新兵连所学的全部单兵战术动作在心中复习了一遍,又想到如何当英雄。也不知道战友们心情如何,除去唰唰的脚步声之外,没有半点声响。

走啊走啊,沿柏油公路往南,至松林镇,向东,沿干涸的河床穿过成昆铁路桥,沿土路向北,走了一段田间小路,回到柏油路,再抬头就看见了营区的灯火。入操场站定,连长宋春荣又开始用特色男高音训话。“同志们,为了检验大家的战备意识,我们搞了这个紧急集合,从全连来看是满意的,但有个别同志拖了全连的后腿。象一班副邵明利,脑袋那么亮,就不怕暴露目标吗?”后面讲的什么就没听见了,只觉得满脸发烧,无地自容,好想把那个刘学禄打一顿。

随着战友们的身影,无精打彩地悻悻然回到宿舍,猛然发现地上躺着一顶帽子,捡起一看,赫然写着赵善明三个字。原来是这个睡在我左边的家伙把自己帽子弄丢了却抢了我的,害得我被连长当众点名,心里还是想揍他,可惜纪律管着,只能忍下。但从此以后,我的所有东西就都放在右侧墙边了(班副在班尾,右侧无人)。

 

人物小档案:

作者邵明利,高青县青城镇西邵村人。1972年12月入伍。在廿基地七工区铁路管理连,廿七基地后勤部水电连等服役,执行过580仼务、331仼务,担任全部参试无线电微波波段设备的标准鉴定,西昌站雷达保驾,荣立个人三等功二次,集体三等功一次。

责任编辑: 贾佳 0543-8171988bzcmwtg@163.com

猜您喜欢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努力加载中...

热门图片

新闻评论

关注我们

滨州传媒网微博:http://weibo.com/bzcmw

滨州传媒网微信公众号:bzcm_2013

滨州传媒网微信滨州传媒网微博

官方微信

传媒微博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鲁ICP备09072207号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滨州网警 报警邮箱 滨公备37160029000015
滨州传媒集团主办 滨州传媒网版权所有 山东新闻办公室新闻备案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38号 邮编:256603 电话:0543-8171988